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1960查看2回复

中国式请客送礼吃饭为哪端?(文:武志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1 10:33:56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春节,对太多人而言,像是一场战争。



    和父母不住一个城市的,首先得回家,坐飞机,机票涨,坐火车,得买高价票,不想买高价票,就得打一场买票战。


    回去,若不是一个问题,你势必还得面临另一个问题:准备。准备好票子,准备好礼物,准备好面子,准备好回答问题。没恋人的,会被无数人问无数次,你还没恋爱?没结婚的,会被无数人问上无数次,你啥时候结婚?结婚没孩子的,一样被问。Ok,你什么都有了,像个正常的成年人了,那么大家会蜂拥而上问你,孩子考第几?


    每个人都很热情,每个人都很关切,但你,如果可以,不想回答任何一个人的问题,因为你感觉不到那份真正的关心。

    春节期间的请客送礼吃饭,一样有这样的问题。我老家的农村,大家差不多都携带类似的食物礼物而来,若收下,太多;若转送,不礼貌;若拒绝,那绝对是一个又一个的小战争。


    晚上,男人们会赴一个又一个的酒席,一个晚上赴三四个酒席不算夸张,最后烂醉回到家,家里说不定还有一拨人等着你。


    中国式的请客送礼,就像是强买强卖,对方的好意,你必须接受,否则,就是不给对方面子。


    邻村有一句经典的说法——“不把客人灌醉,就是待客不周。”这种好意,真正吓人。


    不管行为上如何表达,这些画面中,都缺乏直达人心的爱意,其中的感情,总给我肤浅感。


    一直试着理解这些行为、这些画面。一天,突然看到了答案。


    那天,照镜子发现长了两根白发,让我们家阿姨看看,是不是别处还有白发。阿姨说,呀,有白头发了,我给你拔出来吧。我说,阿姨,不用拔,你只是帮我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白发。她说,有白发不好,我还是给你拔了吧。我再一次向她强调,阿姨,你只帮我看看就好。她看了后说,没别的,就这两根。


    接着,我回到书房写东西,阿姨跟上来,手里拿了一全套的夹子。我注视着她,再一次认真地说,阿姨,我不想拔。这次,她终于听到了我的话,退了。


    她走后,我感觉到心有点堵。忍不住思考,她的善意,却堵住了我的心,这是为什么?


    表面上的原因是,她的善意不是我想要的。当我站在她的角度上,想象我是她,那样说话,那样做事,瞬间就明白了更深的原因。


    我的感觉是,她封闭了自己的心,切断了自己的感受。她是个非常好的人,这次也特别想对我好。然而,因心是关闭的,她根本就没接受到我发去的信息。她用头脑判断我需要什么,然后强迫症一样地去满足我,并且认定我就需要这个。结果是,我一遍遍澄清,她却听不到我的意思。


    简而言之即,她的好意,没有心的参与。


    当晚,在与一位来访者做咨询时,发生了类似的事。结合到一起,一个画面呈现出来。他们两个人的心,都包裹着一层坚不可破的硬壳,硬壳外面,是许多种讨好行为,像一层流动的、稠状的果汁。他们随时都在捕捉别人需要什么,很愿意付出,但这层稠状的果汁,没有能力判断别人到底需要什么。


所以,他们只是知道要对别人好,但却不能给到对方想要的东西。


    并且,就算给到了对方想要的,因没有心,也就没有感情的投入,所以这份礼物是没有温度的。结果,它只是一种应酬。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价值感建立在对方是否承认自己之上。所以,对方必须收下他们的礼物,给予他们肯定,否则,他们非常受打击,觉得特没有面子。


    于是,这构成了中国式请客吃饭送礼的一些特征:


    1、送大家都送的礼。因没有心,所以不知对方要什么,不知自己想送什么,干脆送大家都送的。于是,礼物严重同质化。


    2、礼轻礼重,构成面子大面子小的竞争。春节的酒席,则成了严重的铺张浪费。


    3、礼物必须收,敬酒必须喝,否则,对方的面子就受伤了。


    4、礼物送来送去,收来收去,亲人见来见去……最后,身心俱疲。


    就像流水,流过岩石。中国式的请客吃饭送礼,多只能在头脑上拼命记住发生过什么,而不能进入到心里。心里留下的,多是疲惫,与人群散去后的那种失落。


    要想改变这一局面实属不易,若你不跨入到中国式请客吃饭送礼的洪流中,那么洪流中的人都会视你为异类。不过,你可以试试,用你的心去感受,若你送礼,若你请客吃饭,你想怎样又有质量又可以不累。


    毕竟,关键不是别人活在一个硬壳里,关键是,你能不能将你的心打开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1 11:36:06 |显示全部楼层

年夜饭(蒋方舟/文)

    我十六岁离开家去外地读书,过年是一年到头最大的期待。每年到了接近过年回家的时候,所有宿舍的人几乎都会莫名其妙地大吵一架,现在想想,大概是所有人的急切期盼、近乡情怯、积攒了一年的荣耀和委屈,都挤在一个逼仄狭小的空间里,相互挤压碰撞,难免会走火。

    每年快回家时,给家里打电话,我妈总是羞赧又警觉地说:“我们家可小可破了,你别嫌弃哦。”她是怕我在记忆里美化了家的样子,回家会失望。

    怎么会?到底是家。

    每年回家是个征程,大包小包地挤上公共汽车,再挤上火车。对家的期待,被回家的艰辛一点点抬得很高。

    在火车站,远远就从一堆拉黑车的司机中,看到我妈接我。从远走到近,我们都在评价着彼此,我看她老了没有,她看我长高了没有。在走近的一瞬间,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迸发出对对方的评价:“你老了啊!”“你怎么长这么胖了!”

    从火车站走回家,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这座小小的城市也难逃中国大陆轰轰烈烈的旧貌改新颜的城市化进程,广场、马路、地下通道,全是新建的。可是同时,它也在城市的细节上,微妙地维持了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杂乱和破败——随地丢的垃圾,延展到马路上的早点摊子,路边摊上颜色和原料都很可疑的油炸点心,这些从未消失或改变。这些脏乱差,因为是自己熟悉和亲切的,也就理所当然觉得是好的。

    南方冬天阴冷,室内也没有暖气。回到家首先感到的是一股寒意,换上棉衣棉裤,我妈往我怀里捅上一个热水袋,这样邋里邋遢、灰暗又臃肿地坐着,宛如一团惨淡的空气,方才觉得回了家。

    每年开始灌香肠的时候,就揭开了过年这项神圣而庞大的运动的序幕。

    用香料腌制的猪肉馅,灌进薄薄的肉皮里,再用绳子绑成一节节。我家很小,没有地方晾晒和风干,就缠绕在卫生间的管道上,耷拉得很低。有时猛一抬头,看到一串串鼓鼓的、血肉毕现的肉肠,难免会大吃一惊。
灌香肠的同时,家里开始腌鱼,我爸总是买来一条巨大的鱼,切成块,放在洗澡盆里腌制。

    其实无论是香肠还是腌鱼,我都不大喜欢吃,觉得除了咸还是咸。我总是觉得这种腌制的食品,是战乱时候人们被迫背井离乡、长期逃难的产物。因为腌制得咸臭,所以也不怕腐坏,能吃很长时间。到了和平年景,这种饥饿养成的饮食习惯,仍然保留了下来。每次在家迎头撞见这些悬挂着的食物,都要宣布:“到时候过年我可不吃哦。”

    我爸一副觉得我不识好歹的表情,说:“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妈在旁边打圆场:“你爸弄得那么辛苦,你到时候就吃一些吧。”
   
    我父亲是个再典型不过的中国传统男人,他把亲情看得高于一切。过年,对他来说,不是一项事业,是一种信仰。

    我妈也乐得我爸主持过年大业,每年只负责置办年货。所谓“年货”,其实不过是零食和水果,用来招待串门的亲戚。所有的零食放在一个大的储物箱里,盖子一盖,就充当了椅子,我在家写作,就坐在这一箱子年货上,写一会儿,就忍不住伸手进去抓一把糖果或者巧克力,经常还没等到正式过年,这一箱年货,就不剩下多少了。

    这些年,过年串门的习惯,已经消失得差不多。过年的意义,更多的是为了老人而拼凑的团圆。

    我的奶奶一共生了七个儿女,四个去了襄阳,三个留在随州。随州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家,两个地方相距不远,火车不过一个半小时,可是决定每年的年夜饭举办权,就成了争论不休的大事。因为主持年夜饭,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是家族里年龄最小的晚辈,像个小老鼠一样在家里转来转去,看大人忙碌,自己茫然又惶恐。我最喜欢看大人包蛋饺,蛋液一勺,在锅上一摊,夹上肉馅,一挑,就成了金黄可爱的蛋饺,在水里煮着,像一只只金鱼。

    过年还有一项必备的菜,就是菜饼。把荠菜切碎,拌上三鲜馅,包在轻薄透明的豆腐皮里,油煎。

    小时候,我总是嫌荠菜有股野菜的腥味,长大后,忽然喜欢上了这种清香。

    在密集的筹划和准备之后,年夜饭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说实话,从美味角度来说,我从来不觉得年夜饭有多么好吃。食物都是生冷的大肉菜:猪蹄、牛肉片、香肠、猪耳朵等等。先秦把食物的原则定为“春酸、夏苦、秋辛、冬咸”,我们家的年夜饭,就严格遵循了“冬咸”的标准。

    大量的冷盘都有讲究,比如凤爪是抓钱的,猪手也是抓钱的,切成圆柱的卤味是元宝。所有这些据说吃了可以发财的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不好吃。

    年夜饭不贵在质,贵在量。以多服人,所有的盘子一个架一个,歪歪斜斜,汤汁随时有溢出的危险,桌子堆得什么也放不下了,姑妈又从厨房端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鸡汤出来。

    因为菜多,所以能吃很久。聊天的话题,总是以“忆苦思甜”开头,回忆自己小时候吃不到的东西。我们小孩子这辈,对这种话题向来是不感兴趣的,急急把自己喂饱了就下桌,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

    对于春节,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一张油腻的大桌子。才擦干净,又摆上一盘盘菜。做饭的人,吃饭的人,都是那么兴冲冲的,几乎是不正常的兴奋与盎然,像是驽着劲儿地对生活的一种示威和负气:要齐心戮力把日子过得好,过得幸福,过得体面。

    大年三十晚上永远是最热闹的,炮仗震天。这年过得这么热闹,不像是过给自己的,像是过给生活看的。

    某一年的春节,我爷爷病逝了,饭桌上多了一副空碗筷。年夜饭前,多了一项仪式,就是对我爷爷说说话,交代一下过去一年的生活和进步。

    没过两年,我奶奶也去世了,年夜饭桌上有了两副空碗筷。

    老人都逝去之后,大家对于过年的热情一下子就消逝了,都变得怏怏的。不知谁先提出的:以后过年,大家就在自己家过吧,别折腾了。

    于是,生活在一个地方的兄弟姐妹,就各自团圆。再后来,我的哥哥姐姐都嫁娶到别的城市,伯伯阿姨,也就随着儿女去了外地过年。

    今年,我在北京租了房子,有了暂且落脚的地方,没有那么强的漂泊感,就让父母来北京过年。我自顾自地想,一切都以“不折腾”为原则,仪式感强的东西越少越好,年过得越方便省事越好。我一心想着自己的方便,自以为摒弃了繁文缛节的聪明,直到与我爸聊天,他顾左右而言他了半天,才带着商量的口气问道:“明年,我们还是回家过年好不好?”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刻意忽略了他的失落。

                  

                                    为香港《明报》副刊撰稿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1 11:40:55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创造一种助益性的关系(海辉,少琼)

    (一)  2012 年 11 月 6 日 晚 8—10 点, 新人本读书会第 8 次活动。阅读和讨论了卡尔 . 罗杰斯的《个人形成论》第三章中的部分内容(P45 — P47 )。群友们结合自己的体会、生活经验、咨询案例等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认识和感受。兹呈现如下,与群友分享。

    (1)     “在某种深层意义上说,我能否以某种方式成为在他人看来是诚实可靠、可以信任、始终如一的一个人?”答案是:“必须做到可靠地真实,即你的意识和态度要与你体验到的情感和态度一致。”

       “诚实”是你的意识和态度要与你体验到的情感和态度一致,而非平常理解的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这里的诚实不含道德评价。

        在中国的日常人际关系中,这种“诚实”会否被认为是不成熟?特别是在工作关系中。中国人老道、城府深,内外不一致,不把真实的一面表露出来,是不诚实的表现。

               人是流变的,不可能时时刻刻做到前后一致。

    ( 2 )“作为当事人,我是否能够将我的真实存在的信息清晰无误地传达给他人?”答案:“在一个特定的关系中,如果我大致做到了真诚透明,在关系中重要的真实情感对双方都没有任何隐藏,那我几乎可以断言,双方就会建成一种助益性的关系。”

       当我们觉察到自己的真实情感,但害怕表达出来时,对双方关系也会有损害。

       大家深感认同:“接纳真实的自我,并能够透明地向别人表现这样的自我,是我所知道的世上最难的任务。”

    ( 3 )“我是否能够体验一种对他人的积极态度,如热情、关怀、喜欢、欣赏、尊重?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积极主动去体验另一个人的情感,自己会不会显得很傻。有人显得那样“真”可能是要获得你的“真”,然后突然间会变脸。对人没有防御,被别人欺骗,这样的骗局太多了,不太容易让人保持对别人的信任。而用“职业化”的态度去对待人际关系。

       我们尽可以去怀疑别人,同时要接纳它。但我们仍然要保持那份天真,在天真中增加一些智慧,保持适当的边界。

       “我们常常担心,如果让自己自由地去体验对另一个人的积极情感,我们也许会陷入他人的圈套”。这里可能指的是我们害怕过深地卷入他人的情感中去。

       “假如我们能够学会不带防御面具地关心他人,积极投入情感而感到安全地与他人建立当事人化的联系,那是一件真正了不起的成就”。这里的“当事人化”是我 - 你关系、主体与主体间的关系、平等的关系。“安全地”的意思是在处理复杂人际关系时,要考虑对方的背景、意图。也包括自己不可过分卷入对方的情感。

       我们要接纳自己不能够完全接纳自己和他人。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6-18 17:48 , Processed in 0.08809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