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3444查看2回复

有很多海外网站文学城的姐妹私信我,问关于抑郁症的事情(文:乔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3 11:19:12 |显示全部楼层

    有很多海外网站文学城的姐妹私信我,问关于抑郁症的事情,也不停看到中国父母精心培养的精英自杀的消息,更看到无数推爸推妈正在推动的进行时的悲剧,决定把这段经历讲一讲。我的几乎所有在海外的中国好友都是美国大藤或者其他世界名校毕业的精英,大多数都受心理困扰,但是因为文化,家庭,观念,很少求助,甚至不能承认和面对,在孤独中痛苦挣扎,直到丧失活力或酿成悲剧。


    就我自己而言,从在人前耗尽心力心力假装正常,到有勇气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这段路我走了六年。写出来是希望能帮助到大家了解抑郁症,鼓励有抑郁症的朋友勇敢求助。中国式的教育教养方式和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精神问题其实有很大的关系。“一毛关系也没有”这样的说法,还有不同价值观以适应社会的观点,希望能够松动一下。


    请原谅我带着网络的面具述说真实的故事,也请猜出我真实身份的朋友不要公开,给我更多一点时间。


    1。抑郁症是什么。


    我不是专家,不知道如何下这个定义。请一定看一下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抑郁症宣传片:。


    抑郁症不是可怕的怪物,只是你的被压制的潜意识在强迫你停下来,逼迫你想想,你是谁?经历了什么?压抑了什么?


    这是个人生功课,请不要逃避,不要放弃,向内看,直到发现爱,发现和平,发现你是谁。


    2。我的抑郁症的开始


    我在国内的时候是个性鲜明的一个人,现在回头想想,其实当时是偏执性+自恋性人格。但是外界条件充分满足了我的不健康的心理需求:有对我言听计从的男友,有以我为荣的父母,有陪我夜夜笙歌的一众好友,每时每刻都有人陪伴,有事情可做,有人可控制,有美食可以享用,所以自己觉得状态良好,甚至飘飘然。

    不能忍受孤独,其实已经是心理问题的征兆。一切问题就像暗礁隐藏在水下,只是我不允许自己往下看,往内心深处看罢了。好像鲁米的诗:just above the surface, yet I’m already under and living within the ocean.


    有人也许会说,那就回国声色犬马,风光逍遥,或者换个完美的生活环境,问题自然解决。这算是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有几个问题:


    一,压制,驱赶痛苦,不能在内在达成和谐。

    二,很大程度上依赖外界提供快乐,而外界的情况变化,比如失业,可能触发更大的问题。

    三,你在控制外界的时候,有可能在给别人造成痛苦。


    关于第三点,最明显的例子是有了孩子的母亲,有时候觉得痛苦减轻了,人生又有希望了,因为她全身心的关注这个孩子,把孩子塑造成她认为最理想的样子,可是这个不是爱,我相信爱一定存在,但是这种“我一定要让他如何如何”“我再也不要他向我小时候一样”的做法,是控制,是把孩子当成工具实现她曾经缺失的东西。痛苦被转嫁到了孩子身上。


    我出国以后,生活环境巨变,所有的不想面对的痛苦,终于有机会强迫我面对,在挣扎了我是医生诊断的抑郁症,有自杀倾向。药物治疗了一两年,有所控制但不能根治,医生让我同时进行心理治疗,但是我当时没有准备好。因为心理治疗会揭开过去的伤疤,而我几十年的死死捂住的那些伤疤,揭开的过程太过痛苦,于是拼命抗拒。我自己又不能接受抑郁症的事实,拼命假装没事,还偷偷停药。


    3. 治疗


    这个先简单说一下,以后再详细讲。


    状态太糟糕,吃药可能有所抑制,但对我本人,不是根治的办法。还有,吃药一定一定要在医生指导下进行,有的药有副作用,可能会加重病情。


    最后改变的契机是失恋,巨大的痛苦之下,激发了过去的心理创伤,但这也是改变的契机。我疯狂看了很多心理方面的文章,然后找到了写文章的心理医生开始咨询,从第一次心理咨询到现在,一年多了,对自己的过去,原生家庭的问题,成长经历,情绪的由来,有了很多了解和觉察。到了半年多的时候,开始看更多心理方面书,参加一些世界大师开设的工作坊,尝试了各种疗愈的办法,并且开始瑜珈(kundalini yoga和bikram yoga)和禅修。


    现在大多数时候感觉平静,情绪来了,就不抗拒,自己带着,觉察它,一般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最多一两天。就是感受痛苦,不抗拒,只要不抗拒,答案有时候会自己显现。


    推荐几个心理学家的链接和基本书(会不断更新)。


几个链接:

http://blog.sina.com.cn/wuzii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01890202_0_1.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0fedb60101c3cb.html


几本书:

You can heal your life by louise hay

Emotional Balance by Roy Martina


    本来想写的更加有逻辑性一点,但是,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和大家分享较为全面的个人的经历,所以,下文有的内容会涉及一些朋友提到的问题,主题上来说会和前文有重复,文章内在的逻辑性可能会有所损害,请见谅。


    抑郁症的成因


    抑郁症的形成有非常复杂的原因,Dr Williams Stockton 在”Now It All Makes Sense“ 一书中提到的,临床来说,比较常见的原因有,feelings of loss (重大的失去),helplessness (全然的无助感), suppressed rage (被压抑的愤怒)。其中,最常见成因的是被压抑的愤怒。我是第一个和第三个原因都有,(所以能活下来已经很强悍啦!)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压抑的愤怒。


    1. Feelings of Loss


    先说,重大的失去。就我个人而言,是被抛弃的创伤。我12岁那年,我父亲辞去公职,只身去南方开创事业,妈妈和我留守家中。我正处于叛逆期,而妈妈因为丈夫不在身边,十分寂寞,她的母爱和控制欲又都很强烈,我和妈妈的矛盾逐渐激化,关系变的十分尖锐,这样吵吵闹闹的过了两年。



    这里想说一下,孩子青春期的叛逆是正常的,这是孩子确认自我的存在,和父母实现分离,走向独立和成年的重大人生阶段。任何父母都要面临失控,某种意义上失去孩子的痛苦,但是健康的父母能够承受这个痛苦,给予引导的同时也逐渐放手,其实,子女教育的一个重大原则,就是给予孩子爱和自由。


    可是不健康的父母,不能承受这种转变,他们以加强控制的方式来抵御这种恐惧,孩子就不能顺利的完成这种分离,那么不能和父母在青春期到成年这段时间实现健康分离的孩子,成人后可能会在自身的事业,婚姻,家庭方面出现种种问题,比如在婆媳矛盾中躲避,还有无限制牺牲小家庭的利益的凤凰男/女等等。


    还有一种特别乖的孩子,从来都没有过青春期,那么这个乖的背后,很可能是更早期的时候形成的心理创伤,不敢和不能有自我,但是,这个不属于我的经历,就不多妄加评述了。


    然后,我14岁的时候,我父亲出轨了。有一天,他带着情人回到我的家乡,妈妈知道消息之后,疯狂的给所有的爸爸的朋友打电话,要找到他的下落。然后,爸爸突然就回家来了,和妈妈摊牌,然后他拿上自己的衣物和存折,打成包,放进他的进口的昂贵的绿色旅行箱里面,转身离开。我尝试拦住一向溺爱我的爸爸,但是没能阻止他。


    妈妈的性格外强中干,遭遇这样的变故,精神一下就垮了。我当时就一个念头,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能再没有妈妈。我要坚强起来,我要孝顺妈妈,我要照顾她。我来不及悲伤,痛苦,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我要照顾已经完全崩溃的妈妈。


    我一夜之间从一个顽劣叛逆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懂事孝顺的女儿。我从来没有完成和母亲的分离,我开始承担起照顾母亲的担子,也就是说,孩子变成了其父母的父母。在随后的一年里面,我又在妈妈的默许和鼓励下,参与了争夺爸爸的战斗。


    按照家庭系统排列的大师海灵格的理论,我的家庭的序列被扰乱了。一个正常健康的家庭,夫妻关系是中心,父母都应该承担养育照顾子女的责任。如果有一方父母不能承担伴侣的角色和责任,孩子往往挺身而出,代为行使其职责,国内常见的孩子帮妈妈斗小三,或者父亲冷漠疏离,儿子就成了妈妈的精神寄托,陪伴妈妈;如果父母不能承担父母的职责,常见的就是有的孩子非常懂事成熟,好似做了父母的父母。


    家庭的序列的混乱,会严重损害孩子的身心健康,这样的孩子正常的成长过程/童年/青春期被剥夺被扰乱,很难实现和父母的分离,完成向精神独立,心理健康的成人的转变。


    我第一次和心理医生提到父亲离家的这段经历的时候,他问我什么感觉,我说没有感觉,或者说,感觉很麻木,好像我不在这个咨询室,好像我游离于自己之外。


    心理医生接着问我,你觉得这样的麻木的作用(function)是什么?我当时被这个问题震惊了。我看了窗外绿色的大树很久很久,然后一个答案在心中浮现:刚强和麻木可以防止我崩溃/变疯。


    我听很多人说过这样的话,这有什么,我小时候还被毒打过/扔在大街上/送给别人养过等等。看起来,我们和当时的感觉隔离了。可是那个创伤真的已经消失了吗?已经被疗愈了吗?你的麻木是否和我的刚强一样,只是暂时的保护自己,永远不要体验那时那地的痛苦?


    我看到有网友说,抑郁症不是病,是无病呻吟,看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好了。事实上,我不仅看过这本书,我还看过“牛虻”,我完全以牛虻的标准要求自己,并且,我的格言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自从父亲离家,我把自己的意志锻造的无比刚强,从14岁到24岁,无论是身体受伤,还是丧失亲人,心里再痛再苦,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眼泪这个功能好像丧失了。这种刚强,从心理学角度说,是一种防御。在巨大的创伤发生的时候,这样的防御是一种保护,它曾经确实极大的保护了我。


    但是,防御不是疗愈。重大的心理创伤不处理,永远在那里,化脓化血。无论防御多么强大,如果有一天,这个防御突然就不再起作用了,那么,你也不用害怕,也不用自责,只是,是时候去探究你究竟防御了什么,压抑了什么。


    事实上,我以前的恋爱,如果男友不接电话或者失去联络,我就会陷入恐慌,感觉到一种被抛弃的绝望。虽然明明知道这种强烈的情绪和事情本身的严重性完全不成正比,可是那种绝望的感觉挥之不去,我往往会打电话追踪,会责骂男友。和未婚夫恋爱的时候,我已经在看心理医生,也慢慢开始了向内的自我觉察。


    有一次,他下班时间过去很久,都没有回家,我的恐慌又来了,可是这一次,我决定不给他打电话,忍受住巨大的痛苦,只是温柔的问自己的心,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恐慌?突如其来的,爸爸离开家的那个场景真切的被回忆了起来,我也终于允许自己体会到了当时真实的感觉,被抛弃的恐慌和彻骨的绝望,还体会到了对自己的憎恶和看不起-一定是我的错爸爸才会离开。我在卧室的地板上失声痛哭:爸爸,你不要走。


    原来这个害怕被抛弃的恐惧是十几年前的旧伤。一点很小的事情,就会触动这个被很好的掩盖但从来没有被治疗的巨大伤口,自然伤痛彻骨。这样的恐慌和回忆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完全的允许自己为当年的事件深深的悲伤。然后,慢慢的,就好起来了,慢慢的,我就不再恐惧了。男友不接电话,或者一时失联,就不再能让我感觉恐慌了。


    想说的一点是,我因为父亲出轨,心里对婚姻充满恐惧,这个叫做心理的印痕。我成年后,为了逃离妈妈的控制,也因为内心对婚姻的恐惧,宁可放弃挚爱,漂泊在外,造成了很多自己的不幸。后来才慢慢了解,夫妻之间,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错。妈妈的控制欲,让爸爸本能的逃离,只是父母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不很合适。


    我有个澳大利亚的好友,聪明漂亮,有健康坦诚的恋爱关系,并且渴望婚姻。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出轨导致父母离异。但是,她父母都用言语和行动让她相信,那个只是父母之间的事情,他们一样爱她,他们也从未在她面前诋毁过对方。然后她目睹了父亲重建美好稳定的家庭,母亲却在一个又一个失败的爱情里挣扎。她说,他们让我看到,怎样做可能拥有健康的关系,怎样做一定不可能。她的经历对我原来的观念是巨大的冲击。


    我们不能决定过去发生了什么,但是能选择当下和未来。


    另外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就是一个叔叔的过世。这个叔叔是我父亲的最好的朋友,看着我长大的。他是画家,非常英俊,随和幽默,又潇洒不羁。他单身多年,后来又离婚,和我父亲极其亲近,所以很多年都睡在我家地板上。他给童年的我真正的无条件地关注,纵容和宠爱。他的礼物,陪伴,和油画是我童年最有趣的记忆。我小时候很执着的要长大嫁给他,嘿嘿。他在我刚刚出国的时候,骑摩托车撞到了一辆违章停靠在高速路边的大卡车上身亡。


    因为担心会影响我在国外的学习,家里人没有人告诉我,直到我假期回家,才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我去扫墓,心痛难忍,妈妈见我可能会哭,立刻说了好几个笑话,以转移我的注意力。我原生家庭的文化里,快乐坚强和痛苦悲伤是二元对立的,快乐坚强是绝对的好,而痛苦悲伤是不好的,软弱的,不被鼓励的,不被允许自由体验的。


    可是,真相是,让我们痛苦的不是痛苦本身,而是抗拒痛苦。如果你让一切的感觉在心中在身体里面流动,它们会自由的来,自由的去。如果你抗拒痛苦,阻碍痛苦的同时,你也阻碍了真正的快乐,由心而发的快乐,不需要靠美食,金钱,名声,控制等等身外之物来享受快乐的感觉。


    那么,重大丧失的痛苦怎么处理?国内的心理学家武志红给出的很好的答案,第一,一切的仪式有心理层面的巨大意义,葬礼帮助我们完成心理上的告别;第二,最纯的悲伤帮你告别最悲惨往事。眼泪有疗愈的作用。


     而我,不能和童年少年时代最崇拜热爱的人完成告别,不能释放悲伤,我感觉到痛苦和内疚。我在长时间里面用抑郁的形式表现的出来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3 11:30:41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面对的是什么?(文:乔一)


    我常常写文。只是大都短小精悍。


    有一次兴起,和几个姐妹一起free writing,规矩是10分钟,一叠明信片,抽到什么写什么。我抽到一张画,表情凄然的黑衣女孩,侧脸看着我。于是写,才一页,死亡,回忆,俄狄浦斯,不见血的杀戮。悚然心惊,停笔。


    时间到了,依次读。我用低沉的声音读出来,荡气回肠,一片寂静。突然,爱尔兰人说,为什么5分钟不到就停笔?我答,故事已经说完。那就说续集,说下去,什么阻止你?她不依不饶。


    我愕然。好像一个不速之客,刚让进内室,就亮出了匕首,直插我心脏。


    爱尔兰口音突然变刺耳:你不敢写的是什么?你不能面对的是什么?


    不能面对的是什么?我突然颤栗,放它出来?


    放它出来。

    首先,非常感谢所有批评和反对的声音,让我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模式,看到自己文字的局限。这个自我觉察的过程并不容易,但是经过了这个过程,我对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心灵上获得很大的成长,也更加坚定了信念,要尊重自己的感受,倾听内心的声音。



    所有在写作和疗愈方面给我建议,给我支持和鼓励,或者尝试保护我的朋友们,真的非常温暖,无以言谢。我会带着这个巨大的能量走下去,写下去,活出更美好的自己。



    上一篇说到父母教养方式和我抑郁症之间的联系。首先,我整个大家族,没有抑郁症的例子,虽然有中国家庭常见的一代又一代父母子女之间控制和被控制的命运轮回。我是第一个受抑郁症困扰的人,自省的很大动力,不仅仅是疗愈自己,也希望这个痛苦,从我开始,也由我终结。



    我的抑郁症,有很复杂的成因,我清理了一个又一个,慢慢走了出来。这个过程,是和自己的内心感受重新连接的过程。经历了之后,对自己有了很深的了解。就我自己的抑郁症而言,除了被抛弃和重大失去的创伤之外,问题主要,自己的意志长期的被严重压抑了,在人生规划和婚恋问题上,父母做了一些比较过分的干涉,造成了我过去生活的一些不幸。



    第二篇说到父亲出轨,很多朋友对我的遭遇很同情,也有朋友私信我表示对男性出轨的气愤。但是,让大家同情我的个人遭遇,或者激发大家控诉父母,不是我的本意。我对父母教育方面的反省,是对中国人的教养方式的反省,并不希望读者把重点放在父母造成的我的个人不幸上。因为这样的出发点,第三篇文章改变了之前几篇自我叙述的风格,比较私人化的重大事件都没有提及,而着重用小例子来说明中国父母对孩子自我感受和自由的压制和危害。因为对孩子人生选择的重大剥夺,对孩子精神独立的阻挠,一切都开始于生活的小事上。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大讨论和一些误会。认为我因为穿了红裙子所以得了抑郁症,是很大的误解。童年穿过几条不喜欢的裙子,造成不了抑郁症。但是一切对意志的剥夺,正式从衣着,喜好开始的,直至重大的人生规划,事业,择偶等等。



    至于心理咨询,有不同的观点很正常,不愿意来尝试这种方式,我也很理解,因为我也曾抗拒过,就算现在,也不认为这是唯一的方式。但是,没有看过心理医生,对心理学并不了解,就妄下论断心理医生都是骗钱的,是在过于武断。只看了我几篇文章,连我的心理医生是谁,什么流派,什么资历,咨询方式,咨询的内容,都完全不知道,就判定我遇见了坏医生,我的回忆都是心理医生编的或者引导的,是毫无逻辑,完全站不住脚的结论,也是非常典型的中式家长思维。中式家庭的受害者,长大后,有时会成为家庭系统的加害人,尽全力维护这个系统。受气媳妇变成恶婆婆是比较典型的例子。对此,我觉得无奈,但是也有深深的同情。



    另外要澄清的一点是,我的文章,完全是个人化的经历,每个人的抑郁症的成因不一样,并不一定是家庭原因,只是,在我的中国朋友的圈子里面,家庭教养方面的原因非常突出和常见。我读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外国小女孩在一个开花的树下被路过的男子侵犯,她把这个过于痛苦的记忆屏蔽了,但是成年后有一次闻到那种花的味道,引发巨大的恐慌和痛苦,后来治疗想起了那个经历。这个就是我说的细胞记忆的例子,这个显然不是家庭原因造成的。我也有同事工作压力过大,得了抑郁症,换了岗位就好了。这里,不得不赞一句,外国同事们对心理治疗的态度非常开明,比如离婚的同事大多数会主动带着孩子一起去咨询一段时间。



    关于记忆,宫崎骏写过一句话,你从来没有忘记,只是还未想起。



    关于父亲离家的记忆,被我压制在潜意识里,直到我把它释放出来,第二篇就描述了那个过程,也不是在咨询室里面。创伤事件后的选择性遗忘,是人对自己的很好的保护。但是后来,有一天,我自己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从能记事的时候起,慢慢回想自己的过去。


    对心理治疗有一定了解的同学会知道,这个绝不是心理医生会在在咨询过程中推荐的。这是我以心为师,做的一个决定。这个过程非常有趣,有非常美的回忆,比如父母每周日会骑自行车带我去公园,天冷的时候,我就会信誓旦旦的向爸妈保证以后长大了买个三轮摩的,全家开去公园,爸妈就会哈哈大笑。比如外婆总是带我上街买菜,克扣公款偷偷买文具给我,不让告诉其他表兄妹,哈哈。

    也有委屈的回忆,比如奶奶因为我和表弟争执,逼迫爸爸打我一顿,爸爸孝顺,虽然心疼也只能下狠手打到奶奶满意点头为止,那是今生唯一一次被爸爸打。回忆无论带笑带泪,我都让它们自由的释放出来,它们是真实的感情和过往,是生命的馈赠,是我的一部分。接受自己的种种过往,会深深的觉得,生命奇妙不可思议。

    父母教育方面的问题是回忆的一部分,养育中的闪光的地方,也同样是。比如我对阅读的兴趣,开始于妈妈每晚睡前阅读的小故事,爸爸和我玩的嗑瓜子成语接龙游戏。比如,我上台从不紧张,侃侃而谈,因为小时候妈妈告诉我,把观众当成一根根木头,就当在和妈妈说话。这些,不是抑郁症这篇文章的主题,当然不会提及。但是,没有提及,不代表不存在。


    真正的爱,是自由的,灵活的,流动的,你可以赞美,可以感恩,可以反对,可以反省,也可以沉默。可惜,反省失误和过错,不能为家长制的文化所容。



    最痛心的,是看到有父母发帖说要推孩子爱父母。爱,从心而生,本自存在,是真实的感情,不是头脑的观念和教条。幼小的孩子对父母的忠诚和爱是天然的。如果你看了我一篇文章,就丧失信心,害怕慌张到觉得需要回家向孩子的头脑灌输爱父母的观念,你究竟在怕什么?防御什么?


    我还做了个练习,就是觉察自己。所谓行走坐卧皆修行。我远远达不到那个地步,但是,已经有很有趣的发现。比如,我和有控制欲的妈妈是多么相像啊!有一次,觉得鱼很好吃,对未婚夫说,别吃牛肉了,快多吃这个鱼,强迫了他好几次,突然意识到,我和那个书里让孩子吃冰激凌的妈妈有什么区别呢?当时,真的非常震惊,好担心自己今后会成为控制孩子的妈妈。


    于是和男友说,如果我尝试控制你,你不要理我,一定要提醒我,要反抗啊!他淡定的回答:我一直都知道啊,我从来没有理会过啊,放心,到了我的底线我自然会反抗的。我当时大叫:什么?你居然一直在敷衍我?我从现在开始要严加控制!:-D 我真的太幸运,能遇见内心强大自信的他,对如此不完美的我看的清清楚楚,却又能全然接纳。红裙子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联想到的,当时觉得很好笑,我和妈妈多么相像啊。

    这个,只是阐明文章观点的例子,如果造成了读者的焦虑,以为这样的事情会造成抑郁症,真的很抱歉,不是我的本意。我个人的情况,是父母把我塑造成理想小女孩的模式,涉及了我生活的各个重大的方面,延续到我成年,出国,工作。


    随着这样的觉察,随着心灵的成长,我慢慢学着接纳自己,最奇妙的是,一旦觉察,一旦接纳,改变就开始了。我慢慢一点一点放下控制心,从旧的模式中慢慢走出来。这个过程不容易的,但是,这是一生的功课,是对自己,对未来的孩子都有益的功课。


    我最近还做过一个练习,就是想像我是妈妈,从她很小的时候开始,经历了她所经历的一切。这个练习,让我对她有了很深的了解和同情。她的痛苦,她的恐惧,她的局限,她的过错,她的成就。我不会让妈妈承认做错了什么,或者承认我的抑郁症和她有什么关系。


    强行打碎她的好人世界,也是一种暴行。我不想改变她。我能做的是守好自己的界限,活出最精彩的自己。至于爸爸,对曾经发生的事情,他一直很内疚,他也在慢慢学会放手,学着信任尊重我。控制和被控制,本来就是两方的游戏,有一方改变了,独立了,局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发生相应的改变。


    爱她/他,是看到实相。爱她/他,如她/他所是。我想,真正健康的成年子女和父母的关系,应该是,对于过去,你看的到实相,至于当下和未来,在她/他干涉的时候,我可以温柔坚定的说不,在她/他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永远在这里。


    下篇,会接着说我尝试的疗愈方法,包括心理咨询,和其他更为温和,也同样很有效果的疗愈方法。心理咨询,是利刃,曾经穿透我的层层防御,让我看到实相,但是心理咨询也有起局限性,我也遇见过咨询没有效果的人。剖析过去,是我的第一步,是很艰难的一步,但不一定是你的。我走了一条难走的路,写出来是希望鼓励大家求助,是希望大家有所借鉴。从疗愈的角度说,无论过去如何,你唯一能掌控的是当下,每一个当下,就是你的未来。

    Donna Cunningham说一个遭遇被人遗弃的人身上遗留有后遗症-想要发展出与人共生的人际关系而又交替着出现与人疏离的倾向。把有些领域冻结起来免受伤害,严厉地掌控这方面的需求和情绪,以至失败,以至失去。放不下什么,就永无止境地经验什么。既然直面真相才是改变的开始,但愿坦然承认是治愈的开始。


    我作為有出国加抑郁经历热播,補充一點,這些孩子努力出國,可能也是逃離控制者的自救,可惜多年被控制,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國外生活又單調,抵抗痛苦的方式那麼少。好比雲南的長脖女人一下被拿掉項圈,本身的脖子卻喪失了自我支撐的功能,自由來臨之日即死亡之時。(文:乔一)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4 11:56:00 |显示全部楼层
乔一第四篇
    这篇主要说一下我的心理咨询的经历。我前后一共见过三个中外心理咨询师。


1. 英国教授

    诊断我是抑郁症的医生,是位极美的印度裔女子。她给我开了药,并坚持我同时进行心理咨询。虽然极不情愿,但对美丽的女子我从来都不能拒绝,如同不能对美丽的妈妈说不。


    于是我见到了第一个心理咨询师,一个英国中年男子,有教授头衔,脸色很沉着,不露悲喜。教授听了我半真半假的故事。半真半假,是因为我并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我坚信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坚信自己有世界上最完美的父母,坚信自己对他们无限感恩。我的头脑不允许我对曾经保护过我的强大的信念有半分怀疑。


    大约半个小时,教授听到的,是头脑的猜测分析混合潜意识不自觉流露的些许真相。因为公立医院的资源紧张,最后,他建议,我去参加一个心理小组,每周和几个有类似经历症状的英国人,在他的指导下,一起分享交流。我听完,非常愤怒失望,什么?!让我和底层的英国穷人一起交流,他们怎么可能理解漂泊异乡的华人女子那高端深刻无可解释的痛苦!(当时的我真的很雷人。。。) 然后,电闪雷鸣般,隐约想起爸爸离家的事情,心中是深深的恐惧,我宁死也不要把伤疤揭开人看!宁可被人恨,不可让人怜!


    中国的家庭都很在意面子,家丑不可外扬,是集体性格,是全民游戏。孩子的心,忠诚敏感,从小我就很努力做让父母觉得有面子的事情,慢慢的,他们的面子,也就成了我的。问题是,躲在面子下面的我,既不相信有人真的爱我,也不能够爱自己。


    现在看来,教授的建议真的很好,心理小组可以给我很大的力量,如果听到真实的故事,感觉到和我相似的真实痛苦,我的防线可以慢慢松动。但是,虽然我当时一年之内暴瘦十几斤,又暴肥三四十斤,不能正常社交,那样的痛苦都不能够撼动我用头脑理念建立的重重防御。


    教授见我态度坚决,给了我一个私人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我走出医院,感觉心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了,我要一直仰着头,大口喘气,才能阻止自己嚎啕痛哭。我很生气,心理咨询的目的难道不是让我变开心吗?为什么让我更难受!我从来没有打过那个电话。我不承认我有抑郁症,不能信任任何人。我选择了继续抗拒痛苦。而抗拒,让痛苦停留更久。


    昨天在海外文学城风中漫步的博客上看到一句话:“没有一个疗愈者能疗愈坚持要怨恨的人。没有一个疗愈者能疗愈无法信任的人。没有一个疗愈者能疗愈无法接受的人。没有一个疗愈者能疗愈不断辩解的人。。。当决定不再让自己痛苦,才能启动疗愈的机缘。要不要疗愈来自你的决定,只有你自己可决定自己的疗愈。” 我当时正是不可疗愈之人。


2. 李雪


    几年之后,男友终于不堪忍受,提出分手。任何关系都会寻求内在的平衡,我的前男友们,恋爱时都极爱我,分手却很决绝,把我从facebook,tweeter,现实生活中彻底删除。以前认为是爱之深恨之切,现在明白是我长期控制索取,他们忍耐,臣服,退让,给予,直至再也不能,给我致命一击,关系在死亡之时,终于达成平衡。


    分离,触发过去的创伤,引发更大的痛苦,逼迫你面对赤裸裸的孤独绝望。有人宁可在痛苦的关系中日日煎熬,也没有勇气分手,我想,是因为,与吞噬一切的黑洞般的孤独绝望相比,和爱或不爱的人互相折磨,似乎更能忍受一些。


    分手时,我人在香港,餐餐丰腴,夜夜笙歌。我在微博上写:繁重的娱乐生活压弯了我的腰。真相是,痛苦压垮了我,要用繁重的娱乐生活来抵抗。可是,美食,华服,派对,能提供的,是限制残缺的快乐,不是精神上的喜乐。这一次,我曾经最爱的生活方式,也不再能让我免除痛苦。


    夜夜噩梦。潜意识用噩梦向我呐喊,乞求我的帮助。等到大量的酒精也不能让我安眠,我终于开始上网搜索。我想自救。然后,我看了大量心理学家的文章和博客。最后,看到了武志红的文章:梦知道答案。


    当你准备好疗愈的时候,老师就出现了。


    我用了一段时间把武志红博客上的所有文章都看了。他的文字平易近人,让我放下防备,开始慢慢了解自己。其中一篇提到罗伊马丁纳的讲座。我搜索到马丁纳的情绪平衡的敲击穴位的办法,于是照做,我用手指轻轻敲击眉间的穴位,一边准备和自己说:在最深层面上,我完全地爱自己并完全地接纳我有不安全的感受。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无论如何说不出“爱自己”三个字。我浑身颤抖,冲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喊:我恨你!我恨你!恸哭之后,我冷静下来,认认真真地仔细观察镜中的自己。我看到已然苍老的脸,和脸上可怕的怨气。这面相,和妈妈这几年脸上呈现的,一模一样。那一刻,我决定,我要去找武志红。


    结果,他太忙,约不上。当你的心开始寻求改变,不要对未来作任何预设,也不要放弃,生命会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向你呈现你的机缘。


    然后,就发现了他的女友李雪的博客。她的文字充满了情绪。各种各样的情绪。愤怒,疏离,绝望,匮乏,冲突,攻击,慈悲,爱。她的文字,好像镜子,清清楚楚地照出了我自己。我想,我可以把最深最黑暗的秘密,告诉这样一个人吧。因为,我的黑暗丑陋不堪,她都有。不同的是,我的正在体内层层腐烂,她的却在阳光下慢慢消散。


    第一次见到李雪,我用滑稽的腔调告诉她,没有选择其他几位女咨询师,是因为她们看起来像妈妈,我怕她们内心会评判我。她答:所以,妈妈是评判者。这句话,如投枪匕首,在我的坚固的防御墙上,凿开了一个洞,惊鸿一瞥,我得以窥见真相。而墙的坍塌,从那一刻开始,成为必然。


    当年的李雪,心理创伤很严重,咨询功力也尚浅,但是她的创伤,她的真诚,让我觉得安全,对她放下防备,全然信任,这个信任,是咨询关系非常牢固的基础。因为心理咨询,需要让隐藏的问题呈现,才能解决。所以,如果选择心理咨询,找到你信任的咨询师,是关键。


    至于咨询师本身的精神问题,荣格说过:Sane doctors have serious limitations。很多伟大的心理学家,自己都带着创伤,这其实也是一种馈赠,他们对精神世界,有更深的洞察。李雪有一种罕见的灵性,可能就是创伤带给她的礼物。


    伊能静在围脖里说到一个梦:“梦到自己是一小沙弥,僧庙长大,照料受人敬重的师傅生活。痴男怨女常来庙中,我总不明白,求那些爱嗔贪钱的身外物为何?一天师傅倒下,圆寂前唤我「你若不懂众生苦,就无法慈悲啊。」师傅离去。我嚎啕中立誓,愿来世以肉身走一遭贪嗔吃苦,以醒悟慈悲。醒来满脸是泪,只想问师傅,我走完了吗?”


    你若不懂众生苦,就无法慈悲。


    和李雪的咨询,只进行了很短几个月,但我在巨大痛苦的驱赶下偏执的向内心深处寻求答案,她也没有刻意的控制节奏,咨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首先,我修复了和爸爸的关系。让爸爸妈妈重新回到父母位置。前文说过,自从爸爸出轨之后,我为了向妈妈表达忠诚,多年漠视爸爸的存在,还常常帮助妈妈攻击爸爸。但是,我内心的小女孩,极度渴望父爱,于是期待并强迫男友扮演全能照顾者的父亲角色,造成关系中的种种问题。而被强迫扮演完美父亲角色的男友们,我看不见他们的真实存在,


    每次咨询结束,从广州回香港的火车上,我默默的看着窗外,脑海中会慢慢浮现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的种种开心快乐。最常出现的场景,是一个冬天的傍晚,爸爸骑自行车带我去吃清真饭店的羊肉面,吃完害怕回家晚了妈妈责骂,爸爸的自行车风驰电骋,向家飞奔,我坐在自行车后面,暖暖的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在冷风中,看着渐渐变黑的夜色,慢慢亮起的万家灯火,心满意足,自在欢乐。


    现在慢慢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小事,却成为童年最闪亮的记忆之一。因为妈妈严格禁止我在外面用餐,所以很羡慕可以下馆子的孩子,而父亲体察孩子的心,认可我的感觉,满足了我的小小愿望,我感觉被爱,被理解。真实的自己,只要被看见一次,都是巨大的力量。


    爸爸是所有女孩生命中第一个也是永远深爱的男性。让断裂的父女关系重新链接,让父爱流动,最终,帮助改善了我的恋爱关系。这个以后再说。


    此外,李雪引领我走上自我觉察之路。她的层层追问,直达内心,让我无处可逃。有时候,我觉察到内心的愤怒,内疚,羞耻,而不能承认,转而对她攻击,她坦然承受,眼睛里,是深深的了解和同情。


    回伦敦之前的最后一次见她,结束后她送我到电梯口。我知道她研读佛经,问,我也想修行,怎么开始?她答,你能对自己有所觉察,你的修行已经开始了。


    回伦敦前的一晚,上飞机前,突然决定去按摩,躺在那里,全然的感受自己的身体,我又一次想到李雪问我的那个问题,你的自我是什么样的?我看到那块碎裂成两大块的镜像,慢慢地,慢慢的,合二为一,虽然中间还能看到深深的,斑驳的裂痕,心和头脑终于重新链接了,我的重生开始了。


    这一生,只要有一个人真正的,全然的,专注的,看到了你的真实存在,疗愈就发生了。如果这个全然接纳,全然关注你的人,是你自己,自由就产生了。


3. 人本主义的小罗


    带着对自己的觉察,带着仍然包裹在身体里的愤怒,悲伤,回到了伦敦。我的自我疗愈之路,开始了。
这篇重点讲心理咨询的经历。下一篇会接着说我尝试过的其他的疗愈方法。事实上,我在伦敦见到了罗伊马丁纳,他对我说,24维的空间里,一切皆有可能。


    去年9月决定继续心理咨询,是终于准备好了,想处理一个重要的创伤。这位是比较昂贵且富有经验的咨询师,160英磅50分钟(还好有万能的保险公司!)。他长得像年轻版的罗杰斯,也是人本主义的流派,就,叫他小罗吧。


    小罗非常有经验。他对来访者的迂回反复的抗拒,看得很清楚,提问切入的点也非常棒。技术的层面,无懈可击,但是整个过程,是冷的,理性的。如果没有了温暖慈悲,罗杰斯还能成为人本主义的大师吗?我没有答案。


    因为保险公司每次只能批准12个咨询,而疗程开始之前和之后都需要填回答心理状态的问卷,没有证实过,但是感觉心理咨询师需要达到一定的疗效。可是,如果咨询师需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追求疗效,很难全然的接纳来访者的当下的状态。

    如果决定做心理咨询,建议不要购买疗程,也不要相信保证疗效的宣传,要相信你的直觉,找一个你信任的咨询师,做好长期咨询的心理准备。对待任何心灵的痛苦,要有耐心,不要让任何头脑设定的目标束缚你的心灵。

    小罗对我的最大帮助,是帮我看清了自己的一些模式,并且让我明白,如果不能消除某种感觉,比如深深的内疚感,那么不必强求,找一个办法,容忍它,带着它活下去。这次咨询之后,我终于能够对父母,温柔坚定的说不。之前做不到,一个重大的原因是不能承受说不之后,随之而来的巨大内疚。但是如果你可以容忍这个内疚感的存在,你也能感受到你的自我,在慢慢成长。

    这篇结束之前,想邀请每一个有缘看到这些文字的人,和我一起做一个小练习,请你认真地看着镜子里的你,对自己说,我爱你。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6-25 00:31 , Processed in 0.07521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