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2705查看4回复

澳洲归国心理学家-新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韩岩谈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科医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7 05:57:47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我们这里有种通常的理解,就是认为心理治疗是对付心理疾病,而心理咨询是对付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困难和问题的,你认为这种说法如何



韩岩(澳洲归国心理学家-新人本主义心理学家):这种说法是种方便说法,但有个问题,其实在西方国家,心理治疗师和心理咨询师所受的训练是没有分别的。



在澳大利亚,提供心理治疗/心理咨询服务的主要有几种专业人士:

注册心理学家(registered psychologist),

精神科医生(psychiatrist),

心理咨询师(counsellor),

心理治疗师(psychotherapist)。


前两者受法律约束,就是说要获取法律上认可的注册要求,才可有执照,而后两者则不受国家法律约束,你只要获得某个民间专业组织(联邦心理咨询/治疗师联合会)的认可就可以称自己咨询师或治疗师,这两者没有区别。


我是注册心理学家, 我基本不去分我做的是心理咨询还是心理治疗,所以在下面我谈到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时,它们都是一回事。


记:你说的种类中没有包含心理医生?


韩:呵呵,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呢。一个行业的发展,越发达它就越分工细化的厉害,心理医生大约就是这种未分化之前的笼统说法?或者,我把Registered psychologist 翻译成心理医生?


记:那么精神科医生呢?

  

韩:在澳大利亚和一些西方国家是这样的:精神科医生有的会做心理治疗,有的不会做,大多不做,因为在正规的精神医生训练中主要是疾病诊断和开药,心理治疗占非常小的比例,做心理治疗做得好的精神科医生通常是在他的科班教育之后会继续接受了长久的心理治疗训练的。


注意一下:心理治疗是谈话治疗,不是开药。


记:哦,那为何有的精神科医生愿意去继续花钱花时间接受教育然后来做心理治疗,而有的就只是开药呢?


韩:这可难回答了。首先,在挣钱方面,只开药的精神科医生不见得要挣得少。那些愿意自己花一大堆钱去接受训练,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做心理治疗师的。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29 14:31:48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强--刘:
    10月26日#精神卫生法# 第二十三条:
    心理咨询人员应当提高业务素质,遵守执业规范,为社会公众提供专业化的心理咨询服务。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

    诸位老师怎么看?

杨凤池:
    临床心理学工作者明白,心理治疗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

曾奇峰:
    心理治疗是非药物治疗、是谈话治疗,不需要具备医学背景。一百年前,精神分析运动开始之初,一些有医学背景的先驱,就为非医学背景人士进入精神分析领域扫清了障碍。遥想先辈胸襟,再看当下,无语。

    既然政策下来了,我们的对策就要上去。这个对策可以是:把心理治疗做得像心理咨询,或者摆出心理咨询的架势做心理治疗。还好现在还没有区分二者的高科技设备。

丛中:

    过去,我国的医疗机构中,一般都很少设有心理治疗的门诊或科室,很少对需要做心理治疗的病人提供服务。因此,病人只能到医疗机构之外的“社会机构(如心理工作室、心理咨询公司)”去做治疗。精神卫生法出台后,要求医院必须配备心理治疗的科室和心理治疗专职人员,为病人提供心理治疗服务。


    将来,当医疗机构能够为病人提供心理治疗的时候,病人就可以去各个医院或私人诊所去寻求心理治疗服务了,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去社会机构寻求心理治疗了。心理治疗,在医疗机构内进行,是方便卫生行政部门对心理治疗进行监督和管理的,包括对专门从事心理治疗的人员进行考核、培训等,有利于保证服务治疗。

    将来医疗机构要配备心理治疗科室,就需要大批量的心理治疗师。

    这些治疗师,从哪里来呢?现培养肯定来不及;也不可能把现在的两万名精神科医生都改造成“心理治疗师”吧。

    所以,将来应该是有很多心理学背景的毕业生会进入精神科医院或综合医院开展心理治疗工作的。但是,肯定会要有一套相应的准入制度。


    精神卫生法规定心理治疗要在医疗机构内进行。这实际是加强了对心理治疗的行政管理,有利于医疗机构占领心理治疗的市场。原来去社会机构寻求治疗的病人,将来在医疗机构内就能得到心理治疗了。卫生主管部门可以通过控制心理治疗的价格,减少了病人的治疗费用开支,心理治疗有望进入医疗保险的报销范围。


    心理学培训背景的人,如果将来要进入医疗机构从事心理治疗工作的话,很可能是需要经过培训、考试及审核的。这其实给心理学背景的人提供了更广阔的就业前景。

    医疗机构扩展到了心理治疗的市场,那么,心理咨询的市场是否会被侵占呢?我认为不会的,因为心理咨询的市场仍然是巨大的,超过心理治疗市场的。

    如果你是心理学背景出身的心理治疗师或咨询师,将来,你要么考虑到医疗机构内去从事心理治疗的工作,要么你就在社会机构里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总之,精神卫生法,在某种程度上会起到推动我国心理治疗与咨询事业发展、促进全民心理健康的作用。

    精神卫生法对心理治疗与咨询的区分和界定,相对明确的分工,有利于推动心理治疗和咨询的行业发展的。


    心理治疗是在医疗机构内对病症进行心理治疗;心理咨询可以在社会机构内对升学就业、退休养老、恋爱婚姻、人际关系等心理问题提供帮助。其实,抑郁症病人的婚姻等问题,仍然是属于心理咨询的范畴的。

    法律区分,只能是“刚性”的,是对行业进行管理时才需要进行这样的刚性区分。其实,在操作中,心理治疗与咨询,往往是交叉的、模糊的。所以,如果你是咨询师,你在社会机构里对来访者进行一些心理治疗工作,也不会受到来访者拒绝的,只要来访者不投诉你,你也不会受到法律惩罚的

徐钧: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在欧美几乎是重叠的。在学科上,心理咨询属于教育学院,心理治疗属于心理学院,但后期这二种由于教材与受训的高度重叠,巳不怎么区分了。而至于药物和外科对精神障碍的治疗应归于精神科治疗。大陆现在某些人如此推动立法,其实蛮可笑的,没有专业常识,没有社会现实性

    也不知道国内某些专家提出的立法是不懂专业常识还是另有险恶动机

    按照这个大陆精神卫生法某些条例,如果当年卡尔罗杰斯来现在中国作心理治疗演示,或者中国大陆心理咨询师公开学习罗杰斯的心理治疗类案例,也应该是违法行为,因为他是心理学家,没有医学训练。同时心理咨询这个专业大部分教材也要取消才比较合适这个立法。

    对民间咨询师,可以给来访者签一份注明"本机构咨询师进行为心理咨询工作,不进行心理治疗"的知情确认书,然后如曾奇峰老师说的"将治疗作得象咨询",逢症说倾向。就应成了。

飘逸清风1:
    立法前有没有经过调查和反复论证

歌子在美国学心理咨询:
    美國counselor和psychotherapist是同義詞,現在也不分心理治療和心理咨詢了。

    精神卫生法提出对精神障碍人士权益的维护,为服刑吸毒人员提供心理干预,值得肯定。把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分开,属中国特色,会产生怎样利弊,拭目以待。

    美国咨询等同治疗,谁能诊断给也看机构,但正式的精神状况评估报告PsychiatricEvaluation只能由精神病医生给,此报告决定来访者是否能接受各项治疗或福利。处方权只有医生有。

    而有执照的心理学家licensedPsychologist(博士)可以用量表、面询、观察结合的方式做心理状况评估报告PsychologicalEvaluation

    精神状况评估报告很长,涉及来访者的呈现症状、生心理病史、家族史、用药史、工作学习史、精神状态评估、诊断、治疗建议等。一次评估面询90分钟,之后精神病医生用听写dictate的方式把报告内容口述(电话或录音)给助理,再由助理逐字打出来形成书面报告。

    在美国要做咨询/治疗的敲门砖是进入相关硕士项目(咨询/临床/社工),入学一年后上完规定课程在有督导的情况下就可实习独立接个询,毕业后只要在机构工作大多也不要有证。

    对来访者的治疗是咨询师、督导、社工、精神病医生等整个团队的合作,这个过程既要交流沟通又要最大限度保护来访者隐私。

    虽然执照非从业必要条件,在经济精力允许下,大家都会积攒带督导从业小时数、补齐LPC(LicensedProfessionalCounselor,硕士咨询师大执照)要求的60学分(硕士48学分可毕业),求更广的职业选择。

    理论上毕业两三年就能攅足小时数,但多数人因为经济精力限制,要花三五年甚至更久。社工执照情况我不了解


    实习一年半来,可能因为都在社区机构的关系,还没遇到过没有诊断的来访者(社区机构的来访者多由保险公司支付咨询费,没有MentalHealth诊断,保险公司很难同意支付)。大学咨询中心免费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

    感觉国内做咨询/治疗受不清晰的法规/行规限制,美国是被保险公司卡死。


歌子在美国学心理咨询:
    要是来访者咨询半年后状况没点缓解怎么办?督导:That means you are working harder than the client那说明你努力过头了,比来访者还努力了。做咨询和做父母的相似点是,当我们过于替来访者或孩子操心时,也剥夺了他们为自己负责、成长的机会。我们一边埋怨他们不愿改变,一边剥夺他们改变的动力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4:47:27 |显示全部楼层

精神卫生法引发的讨论和争论。。。

心理师闪小春:
    卫生系统与社会派之争?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对于该条的反对意见已经不绝入耳,但是我注意到人们议论时似乎很少问一些要害问题,究竟这个法律制定过程中,是哪些官员,专家参与的?通过怎样的程序得以通过? 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西方,媒体记者马上就有大事可做,采访相关负责人

徐钧-南嘉巴瓦:

    韩岩:有个老外治疗师看到我传给一个国际心理治疗协会论坛这句话:“counsellors should not conduct psychotherapy..." 一头雾水,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她: “语法问题,你们外国人看不懂我们中国人的语法,我们也很难向你们解释清楚

    韩岩:这类事情明眼人很快会想到它背后包含着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区别于西方的是,我们这里的这类利益集团的冲突无法透明地显示在公众的视野中,以至于我们无法看到公理逐渐显现出来。那些权力者(无论是专家还是官员)应用权力时如何作为将被记录在公众的心理。

    韩岩:这个问题问到要害了!看他们如何界定心理治疗。这是逻辑问题,不是利益和情绪问题。假设这类型的对话可以进行,有公共平台进行,我想才是许多问题解决的关键所在。仅有对策解决的是结果问题,但是没有解决我们这个社会规则性的问题:权威公众之间深深的裂痕不信赖。做咨询的人应该很容易联想到亲子问题

    韩岩:回复@徐钧-南嘉巴瓦:微博平台这样的讨论应该扩大到真正地面的社会公众平台,当我们能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的社会也许可以比喻为从“猿人”进化到”呐喊的猿人”再进化到人。


    徐钧-南嘉巴瓦:我们需要公示,采访相关负责人,参与立法专家。

    韩岩:本来只有药物治疗和谈话治疗之区别,因为利益部门集团冲突,弄出一个又一个名头,而后互相恶性竞争,是这样吗?如果心理治疗已经纳入医保,那么竞争医保还有道理,如今这还没成,就爱用“谁不(能)可以干”来做主题?是不是不能干的但又有权力的最喜这个“尚方宝剑”?问题到底是行业发展不足还是监管不足?

    韩岩:回复@时光的沙:如何区分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 谁来主持心理治疗的考核培训认证?其支持心理治疗师认证的知识技能系统叫什么?如何区分于心理咨询?

    韩岩:谁能把利益和你的归属暂时扔一边去,试着反驳以下说法:“真正的分类只有谈话治疗和药物治疗之别,而没有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之别”?有办法吗?

    韩岩:回复@心理师_周麟:在西方,事务性的帮助叫" case managing". 多由社会工作者从事这类工作,这类工作不是聚焦心理的,而是包括帮助客人找工作,给政府写信,家庭暴力妇女寻找住处之类等具体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也需要专门训练。对于重症心理疾病病人的康复工作,这类CASE MANAGER也起到很大作用。

    韩岩:回复@徐钧-南嘉巴瓦:其实这不单是利益集团维权问题,它可能成为一个建构公民社会的小范例。心理治疗(咨询)干什么? 它的价值推进和公民社会的价值平行。


    徐钧-南嘉巴瓦:虽然这个情况未必如此严重,但这值得关注。不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最后就比较难怪别人了

   丛中 : 在精神卫生法出台后,我们首先是要去学习和理解这部法律。我不是法律的制定者,我只是一个解读者和受法律约束的执行者。我首先要求自己尽量准确理解。然后,按照理解,去设想这部法律实施后,会对中国的心理治疗与咨询事业的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无论褒贬毁誉,我们都是在关心着中国心理事业的未来。

   韩岩:从老师,你还是一个公民是吗?

    丛中 : 如果我是一个神经症病人,有了精神卫生法之后,我寻求心理治疗服务的第一选择就是去医疗机构寻求帮助。如果我发现医疗机构根本无法提供我想要的心理治疗服务的话,我会感到失望。然后,我就去社会上的商业心理咨询机构寻求“心理咨询”服务。经过心理咨询,我的病痊愈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嘛。

    韩岩:首先问题是,我愿意被认为是一个神经症病人吗? 我是该相信医生说我是神经症病人,还是相信罗杰斯所说的只是我的自我实现倾向受堵?

   韩岩: 回复@心理师阿诺:对的,这是极为危险的事,立法无法改变了,但是如果生物医学模式加权力不明智地将来访者塑造成被喂药的病人,一种被动型人格,心理咨询(治疗)人员罪莫大焉!?!


   大连心理咨询师肖丽蓉
   韩老师,我个人看法:妥协和“被动”是不是也算一种选择,“自我实现”受阻,自我接受如何呢,当然我不同意权威式的咨询,加强来访者被动喂药 、被动人格这种非咨询形式的。

韩岩:

自我接纳其实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完全不是被动的。而适当的妥协行为,被动的行为也是很正常的啊。自我实现包含了自我接纳的成分。关于心理病理学,我所持的一种说法是,聚焦“过程”,比如我们说“强迫性过程”,“抑郁过程”,他不等于整个人。而非强迫症病人,抑郁症病人。

猴面包树:

   从关心的角度考虑问题永远只能说明我们不是靠心理事业赖以生存,我们是个局外人在看待领土争端,钓鱼岛问题您怎么看?

   韩岩:
回复@Mr猴面包树:我不感兴趣“领土”争端问题,我关心“价值”问题。理性的价值,公民社会的价值。

   紫罗兰515:韩岩有点激动,看来内心真把丛中当权威啦,原以为韩岩有点强大呢!

   韩岩:回复@紫罗兰515: 我想你搞错了,我并非在质问从老师,我只是想知道他从公民角度出发的情感和思想。  

   韩岩:回复@紫罗兰515: 不错,在近来讨论中,某些时我有些激动,我觉得,我们可以大胆地为捍卫价值而激动,这区别于为利益而激动。为利益而激动,结果同样会为利益而冷漠。

   韩岩:回复@霈霏棽: 环境不是一个固化的东西,它在我们参与中不断变化,其实我们自己就构成了环境。你的后一个问题我的回应是:接受那无法改变的,改变那可以改变的,学会分辨这两者的智慧。这智慧也是我们的自由的由来。因为了这个自由,我们不可能逃避自己责任。

   韩岩:为利益而激动,为利益而冷漠,对此,我有一点的悲伤。我接纳我自己的这股悲伤。为价值而激动,为价值而呐喊,为价值而工作,我感到振奋! 我接纳我自己的振奋!

   丛中 : 精神卫生法对心理治疗与咨询的区分和界定,相对明确的分工,有利于推动心理治疗和咨询的行业发展的。心理治疗是在医疗机构内对病症进行心理治疗;心理咨询可以在社会机构内对升学就业、退休养老、恋爱婚姻、人际关系等心理问题提供帮助。其实,抑郁症病人的婚姻等问题,仍然是属于心理咨询的范畴的。


   韩岩:那么,抑郁症患者在心理咨询师那里咨询婚姻问题时,谈到自己在婚姻中的抑郁情绪时,咨询师是否需要打断他说话:“很抱歉,我们这里不做抑郁治疗,请到医院去谈呢?”为何我们的法律需要建立在这样蹩脚的逻辑上?是哪位专家率先在学术文献上提出区分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的?对此学术界在哪里辩论过吗?

   JERRY周勇:支持韩老师的质疑。找出「对策」是一回事,对「乱法」的质疑同样重要。

   心理咨询师-陈玲:韩老师可以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嘛。把国外的风吹一点过来。不过我这么说有点坏。。。其实我觉得,能给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一席之地已经是进步了。国内很有一些精神病学家根本就不愿意提心理治疗。说不定这两个词能写入法律已经是好多专家的不遗余力了

   心理咨询师-陈玲: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的区别在哪里?我很好奇这两个词是怎么诞生的?

   心理师_周麟:

   除非这里所说的「心理咨询」只是事件解决取向的「事务性咨询」,否则二者几乎没有区别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在西方,事务性的帮助叫" case managing". 多由社会工作者从事这类工作,这类工作不是聚焦心理的,而是包括帮助客人找工作,给政府写信,家庭暴力妇女寻找住处之类等具体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也需要专门训练。对于重症心理疾病病人的康复工作,这类CASE MANAGER也起到很大作用。

   蓝色森林-Psychology:
   很多社工也在做独立执业的治疗师,和咨询师没区别的。

   心理师_周麟:

  如此说来,《精神卫生法》中提到的「心理咨询」似乎也不是事务性咨询,更像指类似于心理「教育」一类的工作,当然这里的「教育」涵义比较广,甚至包括运用心理学的知识和一般规律启发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区别于「心理治疗」所看重的人格转化。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这一类心理教育的做法是谁发明而成为一个认证职业的?  

心理师_周麟:

    显然,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一个「外行领导内行」的鲜活实例,是本土化还是中国特色?

心理学段娟娟:

   中国的立法过程无法让人信服,所以国人才常常漠视法律  

心理咨询师--Linda:

   现在,心理学着实是个香饽饽!谁都想着把她娶回家。就算医疗界、精神科想沾着心理学,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啊!新娘子不是这么娶回家的!  

心理行者-咨询师:

   中国心理咨询大师都出来发表看法了'如果政府方面连他们的意见都置之不理'建议让立法者直接去做心理咨询'也要作好去安定医院或者回龙观医院的准备  

闺中侠女-:

   现在微博里的众多讨论的确大部分都是处于自己立场的考虑,但就像徐老师链接的那个犹太人的故事一样,也许大家现在都觉得和自己没关系,或者有的因此而受益,或者觉得政府的力量太大,我们不能发声,但这次立法确实事关所有国人,“精神卫生法”的对象不仅仅是病人,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是“潜在的病人


心理咨询师-司马朝芳:

   顶这个!反对权威将人病理化。//@新人本心理学-韩岩:首先问题是,我愿意被认为是一个神经症病人吗? 我是该相信医生说我是神经症病人,还是相信罗杰斯所说的只是我的自我实现倾向受堵?

   在听到"自我实现受阻"的说法之前,更多的人愿意被贴上"病人"的标签。然而,也许未来他们会越来越少的机会听到有人说自己仅仅是"自我完善受阻" 向受 堵(今天 09:22)


   闺中侠女-:

   如果是前者,会有角色强化效应,如果是后者,也许会升起面对困难的动力。对一个人的人生的影响,则因人而异了。

amonchen:

   被病理化的来访者不少见。//@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首先问题是,我愿意被认为是一个神经症病人吗? 我是该相信医生说我是神经症病人,还是相信罗杰斯所说的只是我的自我实现倾向受堵?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回复@心理师阿诺:对的,这是极为危险的事,立法无法改变了,但是如果生物医学模式加权力不明智地将来访者塑造成被喂药的病人,一种被动型人格,心理咨询(治疗)人员罪莫大焉!?!

心理师阿诺:

   有人性和有良知的学者都会对此充满愤怒,似乎都能预感到未来的状况。然而,最近我看到的,听到的,越来越让我深感无力。体制的不健全和弊端已经在摧毁着各个领域,呼吁如果真的能改变,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恶法的相继出台。此刻,我真是只有一声叹息。

妹妮呢妈:

   韩老师一语中的!在一个病态的社会,任何法令,只要有助于把大家改造成病人,才能立功。依附和吃药是病人的两大需要,既容易管理又可提升GDP  

闺中侠女-:

   对的,而来看病的病人,往往容易把“强迫”“抑郁”“焦虑”症当做自己的全部,还有一些真的会认为自己的大脑神经出了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来访者在知识方面的欠缺,会导致他们很弱势,也很被动。所以权威而不是自由的论点,其实会对来访者造成潜在的伤害。心理学更应该允许自由探索的可能性而不是定论  


心理学段娟娟:

   有激动起码说明人还活着呢,跟是否强大无关  

心理咨询师-司马朝芳:
   任何情绪都有它的意义,韩老师的激动也不例外。//@新人本心理学-韩岩:回复@紫罗兰515: 不错,在近来讨论中,某些时我有些激动,我觉得,我们可以大胆地为捍卫价值而激动,这区别于为利益而激动。为利益而激动,结果同样会为利益而冷漠。 //@紫罗兰515:韩岩有点激动,看来内心真把丛中当权威啦,原以为  

   霈霏棽:

   韩老师,我一直有疑问。单靠咨询师一张嘴,如何帮助他人抵御一种有毒的制度和大环境?许多非病理性的行为改变,实际是对环境伤害的应激,或者说,是一种保护性的自适应。咨询师不是上帝,也得先适应这种环境得以生存,他们该如何自守?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

    环境不是一个固化的东西,它在我们参与中不断变化,其实我们自己就构成了环境。你的后一个问题我的回应是:接受那无法改变的,改变那可以改变的,学会分辨这两者的智慧。这智慧也是我们的自由的由来。因为了这个自由,我们不可能逃避自己责任。

   霈霏棽:
   这种潜移默化式的改变,真需要无数人的长期努力。谢谢韩老师!

沈少琼爱混水摸愚:

   能不激动吗?那帮专家在我面前,我就操地上的砖头去了。中国法律只会说的指挥干活干的好的//@:韩岩有点激动,看来内心真把丛中当权威啦,原以为韩岩有点强大呢!

心理师阿诺:力挺韩老师 //@新人本心理学-韩岩:为利益而激动,为利益而冷漠,对此,我有一点的悲伤。我接纳我自己的这股悲伤。为价值而激动,为价值而呐喊,为价值而工作,我感到振奋! 我接纳我自己的振奋!

心理学段娟娟:
   敢于真诚表达自己的需要与责任,远比媚从更成熟!

闺中侠女-:
   体制外的声音自由而率真,体制内的声音周正而现时,也可以为很多当下从业者提供对策。这些言论与言论者自身的受训背景,生活环境是不可分的,也可以从此处窥见看到环境对人的影响,对心理学发展的影响,

杨凤池 :
   生活对我们的考验是:批评別人很容易,而我们肯定不做我们反对的事情吗?

   很多时候,也许只是投射性指责而已。

杨凤池 :
    当我们站着的时候与躺在病床上思维指向和情绪状态大不相同。躺着进入病人角色容易悲观。

   因此,常言道「站着说话不腰疼」,必要的退行是寻找内心深层所掩埋的自我的重要途径之一。

心理-曾银川:
   我的感觉时,这条立法在某种程度上将心理治疗和精神障碍的治疗搞混淆了。把心理治疗的权力和责任全归于医疗机构,实际上目前全国各地的精神卫生中心和医院中,有能力或者有时间或者有兴趣从事心理治疗工作的人数实在是聊聊无几,空洞而不现实的条文。

   和很多精神科医生讨论的时候,大家都感到目前对这个行业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依旧是政策和体制。国家要真正促进这个行业,首先从财政上应该加大投入,效仿西方国家,在将精神障碍入院及心理门诊纳入医保范畴的基础上,提高医院心理门诊的收费,让体制内的一生真正愿意参与心理治疗中来。


心理师周麟:
   心理咨询师与精神科医师术业有专攻,为了患者的更好康复,理应互相配合,个取所长,联合工作。同时,心理治疗领域可以向有能力的咨询师适当放开,让资质认定更放开、审核更严格,这其实对从业者和患者都是好事啊

歌子在美国学心理咨询:
   美国长期关病人的精神病院已不多。在财政紧缩和让患者融入社区理念影响下,宾州只剩下一家针对成人的纯精神病院了,其他是带危机过渡性质的精神病床位。

   咨询师在工作中遇到有精神病诊断的患者并提供咨询,再正常不过;来访者用药由精神病医生负责‘如出现高危情况,则送医院过度或遵循之前定好的方案。

丛中 :
   我本人是精神科主任医师,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工作。原来北京市精神卫生暂行规定是允许精神科医生在医院内做心理治疗的。所以,我只要有精神科医生的职业执照,我就不需要卫生部颁发的心理治疗师证书或劳动部的心理咨询师证书。精神卫生法出台后,我在医院从事心理治疗的话,我有合格资质吗?我也困惑。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1 11:00:16 |显示全部楼层

徐凯文谈精神卫生法。。。

    当今中国的现状是,
    (1)需求巨大:国人迫切需要心理学服务,费立鹏(2009)的数据,心理障碍总的现病率17.5%,
    (2)缺乏管理:劳动部心理咨询师达近30万,但劳动部只生不养,缺乏行业管理。
    (3)精神科医师有权力缺能力,不到2万人,其中大多数没有基本的心理学训练,没有能力做心理咨询和治疗。

    关于精神卫生立法与心理治疗目前的状况是在意料之中的。首先这是一部精神科医师立的法,起草者对心理咨询与治疗并不充分了解。其次,无论谁立法都会更多从自己的利益和视角出发,此次立法中没有心理学工作者的充分参与,结果必然如此。再次,中国心理咨询行业的不规范,也为立法限制心理咨询提供了口实

    精神卫生法的立法是可喜的进步,有比没有好。但不得不说立法者只从单一的生物精神病学学科背景出发,过度强调部门利益,不能倾听其他学科与同道的声音。这部法律,若是在20年前是非常先进的,但时至今天,某些部分,例如对心理咨询和治疗的限制,以扩大病房建设投入来促进精神病人的治疗是落后于时代的

    时光的沙:精神科医师很多中德班一期,心理专业资历比很多心理工作者还高。

    回复:我大概是国内比较少的既是心理学工作者,又是执业精神科医师的人。很多最优秀的心理治疗师都是精神科医师,但他们在精神科医师整体中是少数。


    常邵辰:法律的制定的确更多的保护了“心理重症患者”的利益;若说挤压了“心理咨询”的市场,那是否应该更多的怪“心理咨询”业本身的咨询效果还无法唤起社会上庞大的潜在客户群?

    回复常邵辰:两个矛盾都存在,是危险也是机会,就看如何把握。

    实际上,如果说蛋糕的话,现在的蛋糕太大,不是怎样分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能力吃的问题。如果精神科医师要垄断心理治疗,但来访者一来就只会开药,这个蛋糕也吃不了。

    心理咨询师要吃这个蛋糕,受训和专业能力不够,来访者来一两次没有帮助,也就脱落了。

    单独立法,目前的精神卫生法是对重性精神病适用的法律,立法本意如此基本上是用治疗重性精神病的模式来应对所有心理健康问题

    而心理学界需要与精神病学,社会工作,法律甚至哲学,宗教等一起合作,立一部《心理健康法》。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2-22 02:48 , Processed in 0.0723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