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1585查看0回复

边缘型成员案例分析(万生心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3 14:05:26 |显示全部楼层
    个体治疗师把42岁的A 转诊入团体,因为她在个体治疗中毫无进展。 A对个体治疗师爱恨交加。这种感受态强烈,以至无法继续进行个体治疗。治疗师几乎束手无策,让她进入团体是他的最后一招。
    在刚进入团体的几次聚会中,A拒绝说话,因为她想控制团体治疗进行的方式。在四次聚会保持沉默后,她突然猛烈地攻击团体的一位协同治疗师,说他冷酷,以权威自居和排斥他人。除了对协同治疗师表达真实的感受之外,她对自己的评论不能提供任何解释。此外,对于那些喜欢协同治疗师的团体成员,她都嗤之以鼻。


    她对另一位治疗师的感受恰恰相反。她说,他和蔼可亲,体贴入微。她对两位协同治疗师非黑即白的评价,令其他成员震惊。他们认为她的批判和愤怒情绪有明显的偏向性,鼓励她勇于面对和处理,但他们没有成功。她对一位治疗师的积极依附足以使她继续留在团体中,这也让她能够忍耐另一治疗师,继续为团体的其他议题努力工作。尽管她仍不时地攻击她所痛恨的那位治疗师。


    在那位“坏”治疗师度假时,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A幻想着要杀他或至少要他受苦受难。其他成员对于她如此愤怒表达惊讶。一名成员认为,她之所以会这么恨他,或许是因为她很想与他亲近,但又确信这永远也不可能发生。



    这一反馈对A的冲击具有戏剧性效果。这不仅触动了她对治疗师的感受,也触动了她对母亲那种深刻的、充满矛盾的感受。她的愤怒情绪渐渐平息了,她说她渴望与治疗师建立一种不同的关系。对自己在团体中的孤立处境感到难过,她说她希望与其他成员更亲近。在“坏”治疗师回来后的几周里,她的愤怒逐渐平息,足以使她用一种更建设性的方式与他一起工作。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5-23 16:45 , Processed in 0.07592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