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2950查看2回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一代宗师》观后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9 10:52:32 |显示全部楼层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蒋方舟)

    看了《一代宗师》,如梦如诗,不愿眨眼,回想至今。上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看到如此沉溺,还是《安娜·卡列宁娜》,两部电影有相似之处,都是诗化的,疏密全在作者的一呼一吸之间。


     剧中宫二的故事荡气回肠。“复仇”二字是中国人精神境界的上限想像,中国人不信宗教,血脉传承和宗法是中国人对于“神圣”的全部寄托。宫二把复仇的故事讲到美学极致。


    另一方面,她也知道自己人生的全程也不过是大千世界的一小段,所以她才对叶问说:“武术有三境: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我做到了见自己,也见了天地,唯独没有见到众生。希望你能帮我走完这条路。 ”


    宫二没有,一线天更没有,丁连山亦是没有。洪荒世界,时而雷电交加,时而大雪封山,生命只是渺小。顺时势而动者,成了弄潮儿 不愿的,就成了丧家之犬。一代;不愿的,就成了丧家之犬。


    一代宗师们逃到香港,隐于城市。退一万步讲,若真去争天下,济众生,咏春不是咏春,太极也不是太极了。武林的意义是什么,如所有的美学一样,它的全部意义,在于逝去。雪夜的火车站旁,马三说:“ 都什么年月了,还耍猴戏 ?”全篇最悲凉的一句嘲弄,莫过于此。


     然而,逝去的武林,依然凭着一盏灯、一口气,把精神气传承下来。第一因为那是香港,香港被大时代边缘化,武林旧部在那里苟延残喘,呼吸着绵绵不绝的一口气;第二因为那是叶问;叶问在大时代的缝隙里生存,一直在坚持,不管时代,不问恩怨,中正平和,不温不火,点燃着最后的一盏灯。于是那些传奇的英雄、逃离的隐者、传说的鬼魅,全部在叶问死后,得到了复活。


    很喜欢章子怡对梁朝伟说的一段话,照录下来:

   

    “在北方有句老话:人不辞路,虎不辞山。”

    “这些年,我们都是他乡之人。我是真的累了,想回老家,临走前,有样东西要还给你。(纽扣)。”

    “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真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这些话我没对谁说过,今晚见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就都说出来了,就让你我的恩怨,保留在那儿,你多保重。 ”

一代宗师梁朝伟雨中.jpg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9 11:02:55 |显示全部楼层

逝去的年代。。。从《一代宗师》到《飘》(文:梅子笑)

    宁财神同学九六年去了一场武林高手聚会,满心欢喜地过去,垂头丧气地回来。因为一群声名显赫的武林高手,聊的都是柴米油盐。所以他认为《一代宗师》里的是人形纸板。正面像人,侧面看着就像纸板。

    青铜影视频道同学认为,影评人居然以为存在过《一代宗师》那样的武林因而向往和缅怀,实际上所谓武林就是拉帮结伙打架人多就赢。

   西瓜疼同学说,把王家卫的电影翻译成电视剧,是亘古不变的年代剧。

    念旧的人,过往必定是美好的。隔着时间的千山万水,所有的琐碎和粗鄙的毛刺都被血肉之躯磨圆,因着光晕而具备了怀念的美感。
   

    《一代宗师》里,不是宁财神1996年所见的江湖与武林,也不一定是存在真实性的武侠、江湖和爱情,但却是那样的时代:以道德名誉清理为法度、充满温情和弹性、像古希腊艺术那样圆满完整的匀称的时代(当然也并非着实普遍存在的时代)。

    那是与自然浑然一体的、没有文字记述的农耕文明时代。与商品化的、现实逼人的、利益至上、专谋私利、个体通过法治直接与社会勾连的工业文明时代截然不同。

   这样的时代,当然不是纤毫毕现的真实存在,而是因怀念而具备审美的年代。

   小时候父亲常常带我去看《神鞭》,记忆最深的便是英勇的神鞭绝技不敌洋枪洋炮——血肉之躯怎能抵挡枪弹与炮火?显而易见的答案让那时候的我感觉窒息与绝望。

    对于与自然浑然一体的、匀称的农耕文明逝去的感伤,《飘》表现的很彻底——那是一个伟大时代不可逆转的gone with the wind。 一代宗师章子怡.jpg



阿希礼:
   “州权、棉花、黑人和我们从小被教着憎恨的北方佬,可我知道所有这些都不是我来参加战争的真正理由,另一方面,我却看见了'十二橡树'村,回想月光怎样从那些白柱子中间斜照过来,山茱萸花在月色中开得那样美,茂密的蔷薇藤把走廊一侧荫蔽得使最热的中午也显得那样清凉。我还看见母亲在那里做针线活,就像我小时候那样。我听见黑人薄暮时期倦地一路歌唱着从田里回来,准备吃晚餐,还听见吊桶下井打水时辘辘轳吱吱嘎嘎的响声。


    “从大路到河边,中间是一起宽广的棉田,前面是辽阔的远景,黄昏时夜雾从低洼处升起,周围渐渐朦胧起来。所有这一切,正是为了这一切,我才到这里来,因为我既不爱死亡和痛苦,也不爱光荣,更不对任何人怀有仇恨。也许这就是所谓爱国之心,就是对家庭和乡土的爱。

    ”不过,媚兰,意义还更深一点。因为,媚兰,我上面列举的这些仅仅是我甘愿为之献出生命的那个东西的象征,即我所热爱的那种生活的象征而已,因为我是在为以往的日子,为我所最珍爱的旧的生活方式而战斗,无论命运的结局怎样,我担心这种生活方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因为,无论胜败,我们同样是要丧失的。”

    “我担心我们会变得跟北方佬毫无两样,像他们那样专牟私利,贪得无厌,一切商品化,而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所蔑视的。我并不是怕危险,怕被俘。怕受伤,甚至死亡,如果死神一定要来临的话,我担心的是一旦战争结束,我们就永远也回不到原来的时代去了。”

    “而我是属于过去那个时代的,我不属于现在这个残杀的疯狂时代,我害怕即使我尽力去适应未来的世界也会跟它格格不入,亲爱的,你也不行,因为你和我属于同一个血统。我不知道未来会带来什么,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像过去那样美丽和令人满意的光景。”

斯嘉丽与瑞特:
   “可是这些年来,甚至现在,不这样又怎么办呢?我有什么别的出路呢?我觉得仿佛是在风暴中划一只装载很满的船,勉强保持在水面上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哪里还顾得上那些无关要紧的东西,那些放弃也并不可惜的东西,比如仪态端庄,以及----以及如此类型的东西,我非常害怕船会沉下去,就把看起来最不重要的东西全扔掉了。"

    “自尊心、体面、真诚、纯洁、宽厚,"他和颜悦色地一一列举。

    “思嘉,你做得很对呀!船要沉的时候,这些东西是重要的,可是看一看你周围的朋友吧,他们或者把船安全地划到岸边,使货物完好无损,或者宁愿仪容整平地全船覆没。"

    “他们是一群大傻瓜,"她怒气冲冲地说。"此一时彼一时嘛,等我有了很多钱,我也会像说的那样好好地去做人,我会做一个老实忠厚的人。到时候我就做得起老实人了。"

    “现在你也做得起----但是你并不愿意去做。落水后的货物是难以打捞上来的即使打捞上来,也往往损坏得面目全非,无法恢复原状了。恐怕等你认为有能力把你扔掉的体面、纯洁与宽厚打捞上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们已经在海里起了很大变化,但我想并没有变得充实,变得新奇。……"


阿希礼:
    “直到战争爆发为止,生活对于我一直就像幕布上的影子戏那样,谈不上什么真实。而且我宁愿这样。我不喜欢事物的轮廓太清晰了。我喜欢它们稍稍模糊些,有点朦朦胧胧。我害怕生活突然变得如此现实,从此得与它切身相处,太切身了,不得不与一些琐碎事打交道了。”

     “思嘉,在战前,生活是美好的。那时它富有魅力,像古希腊艺术那样是圆满的、完整的和匀称的。也许并非对每个人都是这样。这一点到如今我才懂得。可是对于我,生活在'十二橡树'村是真正美好的。我完全适合于那种生活。我就是它的一部分。可是现在它已经全完了,而我与这种新的生活格格不入,因此我感到害怕。现在我明白了,我以前看的是一出影子戏。我回避所有虚幻模糊的东西,那些过分现实而有生气的人和情景。我不喜欢它来干扰我。”

    “我也在回避你,思嘉。你太有活力了,太现实了,而我却怯懦得宁愿与影子和梦想为伍。媚兰是个最轻柔的梦,是我的梦想的一部分。假如战争没有发生,我会悠闲地平静地度过我的一生,幸福地长眠在'十二橡树'村,心满意足地看着生命消逝而不觉得自己就是它的一部分。可是战争一来,生活的真面目就站出来反对我。”


     “经过战争后使我明白,我曾经创造过一个自己的世界,其中住着的都是些幻想人物。它教育我真实的人是什么样的,不过它却没有教我怎样同这些人在一起生活。我怕的是永远也学不会了。现在我知道,为了赡养我的妻子儿女,我必须在那些与我毫无共同之处的人们中间开辟自己的一条生路。至于你,思嘉你是抓住双角和生活扭打,让它顺从你的意志。可是我还能怎样去适应生活呢?告诉你,我非常害怕这一点。"

    “思嘉,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我才孤独而绝望地明白我个人的那出影子戏已经完了。不,我突然发现自己到了影幕上,成了一个演员,在徒劳地摆姿势,我那小小的内心世界已经消失,被人们侵占去了。”

   “挨饿是很不好受的,可是我并不觉得很可怕。我觉得可怕的是,我们已经丧失的那种旧生活中的慢悠悠的美感时,还得面对生活。"

   “思嘉,我没有办法使你理解,因为你不明白恐惧的含义。你有一颗狮子般的心,同时又缺少想像力,对于这两种禀性我都非常妒忌你。你永远也不会害怕面对现实,你永远也不需要像我这样逃避现实。”

    她看着他,渐渐模糊地认识到他身上有一种精神的完整性,那是她那双热情的手所无法分裂的,而且无论什么样的手都办不到。即使你把他杀了,他也决不会抛弃媚兰。即使他至死热爱着思嘉,他也决不会同她苟合,并且会竭力设防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她永远也不会穿过那身铁甲了。殷勤好客、忠诚名誉,这些字眼对他来说有着比她更大的意义。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6 15:02:46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代宗师》你不知她,她不知你

    那年,叶问貂皮大衣做好就要去东北看宫二姑娘啦。这段开始于一次决斗一个翻身一个眼神的命中注定将会走向如何?问题还来不及考虑,战争却开始了。他没有跟家中的张永成提二姑娘的事情,只是给她一起做好了大衣。如果没有那场战争,如果那年冬天他真的带着自己的夫人去找了二姑娘,又会是怎样?这里,是我不明白的叶问。一个男人真的可以用公事之名带着自己敬爱的夫人去找自己心爱的朱砂痣吗?


    但是二姑娘的态度我很理解,之所以理解是因为她没有机会没有精力去顾及其他的,哪怕是爱情。乱世叛变清理门户,一系列有她忙的。而“该烧香烧香,该吃饭吃饭,该办的事,天打雷劈也得办”,一切办完之后,她与他最好的时光已经错过啦,再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为了马三的一句你不是宫家的人,她去退婚去入道,我想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拿回宫家的东西需要,一半原因是,她的心中有了别人,既然不能在一起,那么索性一了百了。


    道德观在这些武林中人中有多重,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对于他们来讲都是撇不开的羁绊。所以想,大概每个追求至高武学的人都有着精神的洁癖,宫老先生对传承的付出,旁人对叶问的帮持,叶问对功夫的尊重,二姑娘对家门清白的在乎。这样一群武疯子,都王家卫镜头下唱戏,千回百转,亦悲亦喜。两个人情深缘浅,止于远观,却相伴到老。


    又毫无疑问《一代宗师》表现的是最好的爱情。因为最好的爱情往往是相爱不能白头,曾经经历过却又失去了。爱情若一帆风顺,观众该多无趣啊。而且两个都有性格的人,真的生活在一起,谁去擦肩谁去洗脚,也是有问题的。尽管二姑娘霸道地宣称,她就是天意。但她这个天意大概指向的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她必被打造成为最具时代气节的英雄女儿人物,必在临终前感慨,和他相识了半辈子,实则他不知她,她不知他。


    还有一个女人相信,郎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这个女人最终孤老在佛山,她是张永成。多少次我都在揣测,是叶问丢下她,还是她又选择了留下来。应该是后者。张永成同样是个太聪明的姑娘,而太聪明的姑娘喜欢一个人,总是让自己受苦的。二姑娘是,她更是。她不会不清楚,只是既然这样,能够留给自己尊严,更重要吧。一个男人的心如果留不住,抱大腿也是没有用的。随他去吧。二姑娘死后尚有一缕烧成灰的青丝留给叶问,而她张永成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句旁白。


    如果可以,不要期待什么不朽的恋爱,只要做一个普通人、谈一场“正常”的恋爱、过一段三句话就可以说完的短暂人生就好。


文|苏筱兀。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9-20 03:32 , Processed in 0.07167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