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1836查看1回复

李安与他的《少年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7 21:39:18 |显示全部楼层

陈文茜

    李安不仅代表了东方文化,也代表了东方人和特殊的眼睛,或者是跨越文化的眼睛,来看待整体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写的是印度故事。



    我最感动是这样几个片段,宗教在这个世界里,每个宗教还是觉得是最崇高无上的,原著里安排了一个小孩,这个小孩的世界,他是对上天、对上帝充满崇敬的,可是他却可以看到每一个宗教,他所拥有的那个美,很天真的,(陈文茜讲得很动情,李安好像含泪点头似的),天真的美,还有很多东西。断背山,好像是同性恋题材,其实是借助这个题材,去叙述人跟人之间,人跟天之间,人跟不同宗教之间,他本来不要有那么多既有的框架、规范,以致于产生仇恨(分裂)。


李安:

    电影当然是从这个故事来的,它其实是探讨老天爷这个观念,宗教只是一部分。派小时候天真,在印度那个环境,什么宗教对他有启发他就去接受那个信仰,可是——宗教其实是一个人为的东西,它是一个组织,宗教,本身就有社会性的意义在里面。可是他丧失一切到了海上,他就受到试炼,在宗教里面,我们有说沙漠的试验人的,对神性的这种的力量,那我们现在用海洋来试验。


    所以其实我觉得这个片子也好,书也好,它最有兴趣的,其实是讲人对信仰,人对自己这种,就是说对我们不晓得的事情的这种力量。有一种不但是精神跟思想上面,还有一个情感的依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其实它是挺人性的。


    人性跟神性到底要怎么结合?到底它是怎么呼应?是单方向的还是双方向的,是神创造我们还是我们创造神?是要往外看,它有一个单独存在的一个伟大的东西,还是说我们往内看,自信里面有摸不着的东西?其实很难讲的。


陈文茜:

    我看到电影结尾,跟书里有类似,不过你让它更快一点点,书里面他特别写到,他终于获救了,然后获救的时刻,书里的描述就是这个水,大概就只有两尺深,然后他就很害怕这个水,他会没有办法,他的船不会真的获救,可是这个恐惧在大洋中的时候,他反而没有那么恐惧,那有一段台词是电影里有的,书里没有: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其实反而很强壮,人在安全的时候,反而很虚弱。导演呢,好像一个佛法一样,去诉说很多各种不同的故事,然后其中有很温暖的感觉,你最后的改动。。。


李安:

    我不晓得,我拍片好像把自己当成实验品一样,我刚开始拍的时候,觉得好像有话要说,可是后来我觉得我只是一个载体,好像一个导体一样;你不管是高僧在弘法也好,或是我们做艺术的、做娱乐的拍片也好,其实合格不是你用力可以的,其实是电影拍你,不是你在拍电影,你好像沉迷,非要收到它的召唤,我们好像一个灵媒一样,它要见观众了,观众有这个需求了,那通过我去达成,把它具象化。我一直有这个感觉,所以你问我很多的道理,我不晓得。


    我只是觉得有这个需求,把我在看书,收到这个题材召唤的时候,其实跟作者也是一样,受到召唤的时候,我心理的那个滋味,我希望用影像表达给观众。然后观众在自己的脑筋里面演练,我觉得你拍的再好,也没有观众想象的好。其实是一种抛砖引玉。我拍可能不是你想的东西,可是你想到了,那就是很好的东西。


陈文茜:

    我看到电影里小孩跟老虎的关系,在小说里,是他的父亲要强迫他认识,后来导演在电影里,安排是他的好奇,派的好奇_使他觉得,我可不可以跟它做朋友?我可不可以和它伸出友谊的手?小说里没有。最后,他失去了理查德帕克这个朋友,很伤心。


李安

    小说我觉得它是哲学小说,它虽然是一个水的故事,可是(小说哲学性?)蛮干燥的,我觉得。其实是一个思维性、一个思考性的小说,那我们拍电影不能这样子,拍电影最主要的是感性的流露,就是情感怎么起伏飘动的。我觉得小说可以说:老虎离开我很伤心,可是你不建立感情你怎么伤心对不对?而且很吸引人——你看一个小孩,跟一个小的老虎,就是他爸爸说:你看到的是幻觉,是你的幻影,这也不是书里面的,这是比较东方式的思想。他说你看到的是幻影不是,可是他确实看到,这个辩证关系是非常有意思的,又有感性,又有思索性的。


陈文茜:

    李安导演的父亲是校长,强壮体现在《推手》里面,妈妈。。


李安:

    妈妈很温柔,表面很温和,很有韧性,搬不动她的,我像妈妈。


陈文茜:

    派在大海中,如果不是对付这么一个危险的老虎,可能就会放弃。


李安:

    它是让他警醒,让他精神抖擞,其实人在恐惧在最专心的时候,其实我觉得他不需要祷告,他就在GOD(上帝)的这个范围里面,他就有一种神性,有一种灵性,就是很不幸,同常有这种感受的时候,感受都是在最难受的时候,跟痛苦有关。那我自己在拍这个片子,也有经过很挣扎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感觉好像有一些精神力量,也不是幻觉。


陈文茜:

    那你的挣扎是。。。


李安

    很难拍呀,折腾那么多人,花那么多钱,片子看起来行不行啊,要讲那么多东西,可是它又像主流电影一样,这么走,到底怎么做?像派一样,常常觉得无解。


陈文茜:

    最后跟本来可能吃掉它的老虎建立感情,然后人最后的勇敢和脆弱,把一个人回到非常返璞归真的状况,你已经成名了,有没有成名的压力?


李安:

    有啊。拍电影是一个赤子之心的流露,不管是我光明的一面,还是黑暗的一面,总是我有感而发的东西,其实很个人,也很需要自由的东西。可是成名,钱不是最大压力,而是人情压力,大家对我的期待。

最大压力不是公司,可是观众对这个故事的期待,那个画面,很想投入,那个期待是很大的,很多人,感觉是排山倒海的,工作人员,我带3000个人,做了将近4年,人都有期待心,希望我给他们答案,希望我创造出一个启发性的电影。。读者文摘,做统计,我是台湾排第三最受信任的人。正严法师。。李。。做手术的,完全科学。当人们说派来了,要看要看,压力好大。那个数量很大。不是一个两个影评人,老百姓、年轻人,哗。。。。啊


陈文茜:

    你在乎的是,是不是可以给走进影院的人,一个好的可以启发的故事。


李安:

    对,可是每个人的想象都不一样,数量那么多的时候,又不能找平均值,那不是艺术,所以就很难做。


陈文茜:

    李安使用了3D技术,他想叙述的是,人身临其境,如果你是少年派,你的生命也许没有明天,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在漂流的过程里头,你享受到了原来你的人生不理解的大自然之美,在这部3D智慧里头,他想表达的是什么呢?通常3D是一种科幻,而这部是叙述的一种智慧。。。


    我要请教他一个问题,就是跨文化。这个影片本身是从印度出发,那里头有他对回教的憧憬,里头有对上帝的信仰,里头有印度教。那印度教刚好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它是允许你有多神教的。在跨文化里,可能从西方到东方到台湾,每个人好像都可以在里头找到被启发的哲理。。


李安:

    对我来讲,在做电影时最有意思的是这些东西。所以我一直在拍不同的题材,好好玩。我们对东方有些了解,对西方有些了解,印度是另外以一种,热带那种回归性的思路。这个电影,与其是说讲神,不如说是对故事的一个探讨——什么是故事性,说故事的力量,人为什么要寄托在一个故事姓结构的这样一个这样的里面去寻找智慧。


    它故事本身很重要,可是印度教的故事很棒。基督教、佛教可能都要输它。它的故事真的编的很好,所以到印度教里面找灵感,尤其它那个世界整个的轮回里面,它用做梦跟情形跟毁灭的这种方式,用睡眠,是非常存在主义的思路,去编那个故事,我觉得好有意思。这些在书里面没有。因为主人公是印度人,我要研究一下印度教。


    我觉得里面是宝藏。很有意思。拍电影这是我觉得非常实惠的地方,就是能够接触到不同的东西。


陈文茜:

    你一直是一个异乡人。。是家里儒教的异乡人,等成长回来看,一直是?


安:

    对认同感,异乡的感觉是有,


陈文茜:

    又有认同,又有异乡?


李安:

    我说不清楚,可能是台湾的外省人长大,又到了美国,可能无形中就有这种感觉吧。总是有一种漂浮感,可是我情感最深当然还是台湾。本身的定位也很漂浮。说不上来,认同的议题是有的。


陈文茜:

    你似乎很大胆,总是在不同题材,跨越。。。


李安:

    嗯,不同题材,拍拍拍,不晓得怎么拍,然后片子自己有条命,就回到我,就是所谓的中心思想,或者本性上面,也好像一个安全网一样,我说不出是什么东西。


陈文茜:

    拍少年派的时候,李安很多时候非常沮丧。这个小说在国际上在拍成电影前,已经得了很多大奖,故事太特别了,好几个导演曾想拍这部影片。最终因为技术的困难度太高而放弃。


李安:

    你怎么样把它拍成电影?有时勇气十足,有时你却绝望无比。。


陈文茜:

    最后故事好像结束在人与老虎的关系。刚开始,老虎只是爸爸养在动物园里头最吸引人的一只动物,他想伸手跟它做朋友,事实上原著小说,这个故事是不一样的,李安更动了其中的情节,他想让这个孩子一刚开始的时候,他对这个老虎就充满了信任,想跟它做朋友。然后爸爸残酷的教养他,让他知道这只老虎是不能靠近的。


    原著是父亲刚开始就教育他们,在丛林里头的整个生存法则,并没有伸手,孩子想要跟老虎做朋友。李安做了更动;也许他相信,人刚开始,跟动物,跟世界是信赖的。在过程当中这只老虎曾经想要吞了小孩,最后,它帮助这个孩子活了下来。


    李安这么喜欢这个故事,加入了原著作品没有的一句话:谢谢你,理查德帕克,因为你,我才活下来,我才有了求生的意志。虽然老虎想要吃掉了这个小孩,可这个小孩对它是感激的。两个人在船上成了朋友。但是最终呢,飘洋到海滩的时候,李安写了一句话: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反而很坚强,人在最后安全的时候,反而非常的虚弱。


    孩子在结尾的时候哭了,因为他以为老虎经过跟他相处之后,会念着彼此的旧情,老虎的脚停下来了,然后慢慢的,李安所有的电影,都有好莱坞电影所没有的,很慢很慢镜头的推演,老虎终于头也不回的,跃入了丛林,孩子大哭了,这个故事说的可能不是奇幻,可能不是一场漂流,它说的是人与大自然之间一场有情跟无情之间的漂流故事。


    中间有一段,很害怕在这么短短的一个距离,你没有办法获救,他是感谢它曾经想伤害他、吃掉他的老虎,你把这个部分强调了很多,他跟那个老虎的关系,那这跟你在前面很多电影的流畅或是你很了解像卧虎藏龙、好莱坞的剪辑很快,啪啪啊的,并不一样,你给予它非常多的时间,在大海里头,让所有的观众有一段时间,不再进入那种好莱坞很快的节奏里头,然后进入一个虽然是3D,但是在大海里头,每个人都进入那种海中的平祥,海中的危险,还有老虎随时出来,可是那个时间,都拉的节奏特别特别的慢。


李安:

    我本来初剪的时候,还要再慢半个钟头,电影公司,哈哈,不行。这样,更像他真实的生活方式,不过以叙述来讲的话,就是比较慢,所以最后因为,我最终的目标是,最后的结尾要有力,不管你怎么陈述第二幕,第三幕是要最有力的。因为它是两个故事,它是以说故事的方式,并不是你真的要漂洋过海,它是说一个漂洋过海的故事,所以我最后还是节制一下,让它快一点。


陈文茜:

    那最后,演员的眼神,可以特别呈现出那种奇遇的茫然,然后,你几乎没有放其他任何画面,就是很大胆的,一直用表情,一直在说话,后来日本人说我不要接受这个故事,然后,他有再讲了另外的一个,这里跟好莱坞的手法不一样,可是你觉得它是最有力量的。就是单独几个人,然后再那个地方做讲述,你觉得这样有力量?


李安:

    我觉得这样有力量。


陈文茜:

    光是人跟人在讲话?


李安:

    对,前面不管海,在那儿多精彩、多精彩,你最后,书要讲道理,我也要讲点道理,我觉得那个是最有力量的东西。对我来讲,那时候要交货了,是真的东西。


陈文茜:

    小说中有一段写给老虎的信,很长,表示感谢,祝福,并说,人类不是你的朋友。。。等,好像你给它删掉了


李安:

    我觉得有感情、有精髓的地方还是要讲一下,有它十分之一就够了,


陈文茜:

    你没有加人类不是你的朋友,你要小心。。?


李安:

    我看老虎跟他看老虎不太一样,因为我们东方人,还是比较内省的(用手指心),他要看他自身里面那个老虎,所以给我跟他思路不完全一样,我不是说翻译他这个书到电影上面,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可以用的我就用。我要加的还要加,要减的要减。


    老虎的意义很多,东方人对老虎,印度、东南亚对老虎的感觉,希腊对这种野兽,神性跟兽性的感觉,跟人性怎么,它理论很多很多,我觉得小说作者还是局限于他自己对老虎的想象,神的想象,当然我看了他写的有感受,他启发了我。就像我电影放给你看,你也启发,你想的比那电影还好,我希望当然是这个样子,


陈文茜:

    你自己呢,如果让你来说,你最想说的这个电影。。。


李安:

    我觉得对神性的一个探讨,到底是神创造人,还是人创造神,我觉得有内在,也有内在,这个东西很难讲,而且神性也不见得就是都是光明,是道德,这些道德是人的事情,故事结构意义都是人的事情,神不是这个样子,他可能也有野性也有虎性,你搞不清楚的,我想基本上可能是中国人吧,还是比较有道家的思想吧,可能有一些不可知论


    我喜欢神秘性,不喜欢把它一清二白的讲清楚,那电影是一种感性的抒发,是一种启发性的,所以我不想把它一条、两条讲清楚的


陈文茜:

    李安这个人,活了这么一大把年龄还是有非常纯真的心,张爱玲的话可能要重新改写,成名一定要趁晚。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很早就成名,你太快得到成功,你历经了现实里头太多里头的诱惑,太多的考验,然后最终其实这个你曾经以为你掌握的社会,掌握了你的灵魂。可李安相反,他的成名非常晚,在纽约除了端盘子没做,做了那些艺术家都做的事情,他实际上是把他所有东西慢慢沉淀沉淀到他又像一个小男孩,又像一个高僧的僧侣,才可以拥有的智慧。


李安:

    每次宣传我都很苦恼,把非理性的创造用理性的方式把它讲出来,这个对我是很困难的。然后,就经历像这样的,我看过、听过人家讲我,写我,我慢慢知道怎么讲,所以我宣传这两个月的话,我头一个礼拜讲话就很笨拙,越到后面越会讲,都是从外面看来的、听来的。(大家都在笑)


陈文茜:

    好诚实的李安导演。


李安:

    我们一直都需要成长,还有一个就是说,我们一直回头,去追求那个不变的东西,(因为)我们的人生一直是在变,易经嘛,唯一不变的道理,很简易的道理就是什么东西都在变,其实是没有安全感,你只是在后面追,慢慢了解,慢慢适应,基本上人生是这样的事情,只是我们不太愿意承认,因为承认的话,我们太无助了。那我可能胆子比较小,自己对自己信心不是很大,所以我常常用谦虚的方式,或者。。你装小也是要有本钱,要长得比较可爱一点,才可以。我正好是这个样子,所以也就很好用这样。(哈哈哈)


小野:

    一脸无辜的样子哈。



李安:

    嗯,一脸无辜的样子,就将计就计了,就这个样子。其实我做3D跟那个,陈文茜讲的我像小孩子有一点关系。我觉得其实我的想法刚开始很天真,觉得这电影无解,就像派一样,一直无理数这样,这是商业跟结果,还有它本身用一个幻觉去,用电影就是完全靠影像,用它来检视一个幻觉,这是不可能。


    因为观众你不能像书一样,提出来,再想象再回去的,你要全神贯注、从头到尾,那我怎么去做这种东西?当然技术上有很多不太可能,水啊,什么什么这些,你动物你不可能那样拍哈,就真的动物,以前也是不行,那我就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那我就再加一个一度空间,说不定有什么希望。


    刚开始时很单纯的,当然后来我比较成熟的部分,我一步一步的去了解,3D是怎么回事,我可以讲很长,但是我可以简单地说,其实3D这个东西,我还是不太信任,原因是很奇怪,一个新的媒体这样,你一个2D的东西,你是看的到的,我们一辈子我们看到的是3D,生活中。可是你想电影你是想平面,平面里面去做你的面向,我们用光影,各个方法做深度,所以我们一想到电影就是2D的东西,像绘画一样,可是当你有一个3D的出来,它又不是生活,又不是电影,这个东西虚虚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框架好像也不对,你放在前面,放在后面都不太一样。


    一般人想3D,是想那个噱头,其实它不是,它是一个新的,你观看、观影,你作为一个戏剧性欣赏的时候,它一个新staging的工具,staging,就是你把东西放哪里,你怎么样去场面调度,布局所以我觉得3D对我来讲,是一个新的可能性,


陈文茜:

    如果没有3D的话,所有那些漂流里头的绝望,漂流里头的惊恐,漂流里头的美,他的故事情节就是没有办法述说。。


李安:

    因为我很专注,所以给他们一种等于一种类似信仰的力量;可是当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要睡觉的时候,我就像你讲的一样,有时候会沮丧,会不晓得怎么办,当你又没办法休息的时候,真的像派一样,无语问苍天,苍天也不回答。就是那种感觉。真的是片子在导我,我是一个被选者,我是一个天才,这个我就不再谦虚了,其实我要经过好多好多,奥斯卡都不算,到现在,OK,我承认我是有一点儿天分吧,这个天分不是创作力,而是说我能够这样专注,它本身是一种天分,还有我的周遭,大家相信我的这种能量,是我天分的一部分。所以我也不去谦虚,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陈文茜:

    李安是最后说,如果没有一个故事感动他的话,他就不再拍电影了。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7 21:56:05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梦境与现实的终极派是印度人,印度教三大神之一的毗湿奴被他经常祷告。毗湿奴对信仰虔诚的信徒施予恩惠,而且常化身拯救危难的世界。印度人相信,世间的一切尘世纷纭均出自毗湿奴的梦境,也就是说,我们所经历的红尘俗世其实是毗湿奴做的梦。等到他的梦一醒,人世间即完成一遭,然后再诞生出一个新世界、新宇宙。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5-23 08:55 , Processed in 0.09085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