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连心理咨询|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师|企业EAP|大连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心理专家肖丽蓉|婚姻咨询|家庭治疗|家庭系统排列|抑郁症治疗|焦虑症治疗|强迫症治疗|大连心理论坛|0411心理|

搜索
2066查看0回复

感到自己没有希望的21岁女孩_艾瑞克森《不寻常的治疗》片段分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9 08:58:34 |显示全部楼层

艾瑞克森《不寻常的治疗》片段分享

感到自己没有希望的21岁女孩

一个21 岁的女孩来找艾瑞克森,称自己需要帮助。她希望有个丈夫、有个家和孩子,但却从未有过男朋友,她感到自己没有希望了,注定要成为一个老处女。她说:“我想我太差劲了,不该活下去。我没朋友,总是一个人,我太丑了所以没人会娶我。我想我在自杀前应该看看精神科医生。我给你3个月的时间,如果事情没有进展,一切就结束了。”

这个年轻女孩在一家建筑公司做秘书,她没有社交生活,也从来没有约会过。每次她去自动饮水机倒水时总会碰到办公室里的一个男青年,尽管她觉得他很有吸引力,甚至他主动表示过,她还是忽视了他,也没和他说过话。她一个人住,父母已经去世了。这个女孩很漂亮,但她努力使自己没有魅力,她头发蓬乱,衬衫和裙子一点也不搭配,裙子还裂开了,鞋子也磨损了并且很久没有擦拭。按照她自己所说,她的主要身体缺陷是门牙间有缝隙,她说话时会用手遮住它们。那个缝隙实际上只有八分之一英寸左右,并不难看。

一般而言,这是一个状态每况愈下、对自己感到无望,并且面临自杀的女孩,她会抗拒任何能够帮助她达到她结婚生子目标的行动。

艾瑞克森用了两个主要的干预手段来处理这个问题。他向女孩提议,既然她怎么样都是在走下坡路,或者她也可以最后一次的飞翔。这最后的飞翔包括取出她在银行的存款全花在自己身上。她要去一家特殊的商店,在那里有人会帮助她挑选一件有品位的外套;然后去一家特殊的美容店,让人把她的头发打理一下。这个女孩很乐意接受这个主意,因为这不是改变她的方法,而是她走下坡路的一部分,只不过是最后一飞罢了。

然后艾瑞克森又给了她一个任务:回家在浴室里练习从门牙的缝隙里往外喷水,直到她能达到准确喷出六英尺的距离。她想这简直太愚蠢了,不过也正是部分地由于这个要求的荒谬,才使她回家认认真真地练习起了喷水。

当这个女孩穿着得体,看起来充满魅力,并熟练地从门牙缝隙往外喷水时,艾瑞克森提议她下周一上班时开一个玩笑。当她去自动饮水机倒水、男青年也同时出现时,她就喝上一口水然后喷向他。然后转身就跑,但不只是逃跑,她得先跑向那个男青年然后再转身,并且“要像穿过走廊那样飞奔”。女孩觉得这不可能,拒绝了这个主意。后来她又觉得有点好玩,不过是荒诞的白日梦而已。最后她决心试试。她心里想,不管怎样,反正这是最后的一飞了。

周一,她穿着新外套,头发也修饰一新地去上班。她去了自动饮水机那里,男青年出现时她嘴里含满了水向他喷去。男青年说了一句“你这个该死的坏蛋”,这使她一边笑一边跑,男青年跟在她身后并抓住了她,令她惊愕的是,他吻了她。

第二天,女孩子有点担心地来到自动饮水机处,男青年从电话亭后跳了出来,还用一把水枪向她喷射。第二天他们就一起出去共进晚餐了。她向艾瑞克森汇报了发生的事情。她说她正在修正对自己的看法,并希望他能够认真地评价一下她。艾瑞克森答应了,向她指出了一些她很配合的事,比如,她以前不修边幅,但现在穿着得体;以前她认为自己的牙齿有缺

陷而并未考虑到它的价值。

不到几个月,她送给艾瑞克森一份剪报,上面刊登了她和那个男青年的结婚启事,一年后,她又送给艾瑞克森一张她孩子的照片。

这个案例显示了一种不同于传统流派的治疗方法,这也不是任何治疗性训练的常规内容,包括催眠治疗。但这就是艾瑞克森工作的特点。我想这是由催眠治疗导向演化而来的,就像催眠师通常会接受催眠对象的阻抗、甚至鼓励他一样,艾瑞克森会接受这个女孩对待自己的方式并鼓励她——不过采用了一种会令改变发生的方式而已。这个女孩定义自己正走向人生道路的尽头,艾瑞克森接受并鼓励它,只是增加了她应有“最后飞翔”的条目。这个女孩对男人有敌意,也不懂得怎样和男人友好相处。艾瑞克森接受了这个行为,最重要的是他安排了她向这个男人喷水,然而结果是女孩没有预料到的。他促使她主动遵从要求的方法,以及处理她阻抗的方法,是催眠治疗的特点。不过,他还把社会环境运用到了治疗中去。不是让她任意地服从指令,导致发生自发的改变,而是让她服从指令,然后由于另一个人的反应而使她产生了改变。






2

2楼


当然,这个案例中还有其他一些艾瑞克森的独特方面。他把症状转变为有用之处的方法很具特色,他的干预也导致改变的发生;并且当他通过检验确定病人可以继续改善后,自己便脱离出去,使病人可以发展出不依靠他帮助成长的意愿。他会利用病人社会环境中任何可以利用的环节,这也是他治疗的独特之处。他不仅利用了可以利用的时尚顾问和美发师,还利用了女孩周围的小伙子——后者随即成为女孩未来生活的一部分。



处理孩子的意外事件

三岁的罗伯特从后楼梯上摔了下来,嘴唇撕破了,一颗上排的牙齿也撞到上颌,鲜血涌出。他痛苦而恐惧地大声尖叫,我和他母亲闻声赶去帮忙。我们一眼便看到他正躺在地上尖叫,嘴里的血不停地流着,路面上到处都是血点,显然这是个万分紧急的情况,需要立即采取有效的措施。

我没有试图把他抱起来。相反,在他停顿去呼吸以便开始再次尖叫的瞬间,我快速而简洁地说:“这下伤得真惨,罗伯特,这可太严重了。”声音中充满了同情和怜惜。

那一刻,毫无疑问,我儿子明白我是发自内心地理解他的感受。因此他能认真地听我说话,因为我已经用行动证明自己完全理解他的情况。

对儿童进行催眠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用这种形式与他沟通,让他对你

表示赞同,认为你是个聪明人,对情况的了解与他英雄所见略同。然后我告诉罗伯特:“伤口会一直痛的。”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说出了他内心的恐惧,肯定了他的判断,也显示出我的智慧——我可以领会整个情况,也完全赞同他,从这一刻起,他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会这么痛苦了。



对我而言,也是对他而言,下一步是在他另一次呼吸时说:“你真希望不要再痛不要再出血了。”我们又一次完全一致。我认可了他的愿望,甚至鼓励了他,而这完全是他的愿望,是他急切的需求。这样定义了那时的情景,我才可以提出一些他肯定能够接受的暗示:“大概一或二分钟后,也许它将好转一点,不再出血了。”这个暗示完全符合他的需求和渴望,并且我把它定义为了“也许它将”,这样也不会与他自己对当时情况的理解发生矛盾。这样他就能接受观点,并对它做出自己的反应。

他确实接受了我的意见,我转而开始进行另一件重要的事,一件对于他作为一名正遭受痛苦的人来说很重要的事,也是在整个事件中具有重要心理学意义的事——就这个转变本身而言,作为改变当时情景的初步措施也同样很重要。



在催眠治疗或催眠技术的使用过程中,普遍存在过度强调已被接受暗示的倾向,这种反复的证实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这并不能创造你所期待的反应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每个拳击手都知道过度训练的害处,每位商人都知道过度销售的愚蠢。同样,过度使用催眠技术也存在着危险。下一步是重新定义这次受伤对罗伯特的意义——疼痛、失血、肉体伤害、他完整正常的自恋自尊的丧失,还有他作为一个生机勃勃的人,对自己身体健康自信的丧失。

罗伯特知道自己受伤了,他是一个有伤的人。他可以看见路上留有自己的血迹,尝到自己嘴里的血腥味,也看见自己的双手血迹斑斑。然而就像所有其他人一样,他也会自恋地希望,他的不幸独具特色,这种期望甚至比对自恋性舒适的期望更多。没人希望有轻微的头痛,如果一定得承受头痛,那就最好是一种只有头痛者本人才能忍受的剧烈头痛。人类的自尊心竟然能让人如此地自我感觉良好!所以这么简单的一段话就表达了罗伯特心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路面上有很大一摊血,那血真鲜、真红啊!妈妈仔细看看呀,我觉得这个血真鲜、真红,希望你也来看一眼。”



罗伯特认为某些东西非常重要,我需要用一种公开、直接的方法对他表示赞同。他想知道,他的不幸对他人和自己来说都是灾难,但他需要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通过我说那是“很大的一摊血”,罗伯特能再次认同我睿智的评论,这评论也符合他模糊但真实的需求。罗伯特的意外对他来说有极大意义,通过提及血的颜色和新鲜度,这个问题所激起的心理反应也恰好符合他的心理需求。当人受到严重损伤的情况下会有一种强烈的情感需求,希望能得到美好的感受来作为补偿。因此他母亲和我查看了路面上的血迹,我们都赞同他对血液的评论。用这样的方式我们再次使他安心,这样做并不是基于情感的安慰,而是教育他实事求是地看待问题。不过我们进一步限定了这一话题,说如果能在浴室白色的洗脸池内查看出血情况会更好一些。罗伯特已经不哭了,疼痛和恐惧不再占据主导地位,他开始对他血质这一重要问题感兴趣,并全神贯注于此。他母亲抱起他,带他去了浴室,水喷在他脸上,可以看看血水交融是否那么的“恰到好处”,出现了“恰到好处”的粉红色。刚才血的颜色已被仔细查看、再次肯定,而通过对他的充分清洗,又再次肯定了这“粉红色”,这样罗伯特就有了强烈的满足感,因为他的血又鲜又红,还可以把水变成“恰到好处”的粉红色。








2

3楼




下面的问题是他的嘴是否“恰到好处”地出血并红肿。我们仔细检查了一番,告诉他一切都很好,伤口情况很好,一切合乎常规,从各方面说明他身体极为健康,我们再次给了罗伯特一个完全满意的答复,令他如释重负。接下来要缝合嘴唇了。这很容易激起他的负性反应,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一个负面话题,因此我预先对他进行否定,同时提出了一个新的重要话题。我遗憾地说,嘴唇不得不缝很多针,可能他数都数不过来呢。



事实上他可能连十针也不能承受,而他能数到二十。我又不无遗憾地表示,他无法像姐姐贝蒂·爱丽丝那样可以承受十七针的缝合,也无法像哥哥艾伦那样承受缝合十二针的痛苦。不过我又安慰他,他要比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伯特、兰斯、卡罗尔所能忍受的多。这样,整个情形被转换为一种可以与哥哥姐姐们分享的普通体验,还有一种令人舒适的平等、甚至是优越感。这样,他就不会恐惧或焦虑地面对外科缝合这个问题了,并且在手术过程中还会充满希望、非常配合而出色地完成分配给他的任务,那任务就是“一定要正确无误地数清缝合的针数”。在这个过程中,已经不需要反复保证,也不需要进一步进行不会疼痛的暗示了。

令罗伯特失望的是,他的伤口只需缝合七针,不过外科医生说了,给他用的缝合材料比他任何一个同胞用过的都更新更好,他的伤疤会是一种不常见的“W”型,就像他父亲所读大学的字母。这种新颖很好地弥补了他的失望。



人们不禁会问,哪个环节使用了催眠呢?实际上,从对他说第一句话就开始催眠了,当他把全部注意力投注于对他的问题的医学处理上、并对每一步成功都兴致勃勃时,也就是催眠最明显的时刻。这个过程中,我没有对他说一句假话,也没有以他不能理解的方式强制地反复保证什么。首先,我构建了与他相互理解的平台,一步步地,充分考虑他在当时情境下的主要兴趣,然后决定是满足他的兴趣,还是给他足够的赞同以获得他的接纳。整个过程中,他的角色是一个兴致勃勃的参与者,并对每个暗示都有充分的反应。



这个例子如此典型地展示了艾瑞克森的工作方式,甚至可以成为他对儿童和成人工作方法的概述。首先他完全理解和接纳了患者所处的位置,比如这个例子,他先对儿子说“这下伤得真惨,罗伯特,这可太严重了”,之后他并没有反复保证什么,而是说“你的伤口会一直痛的”。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个负强化,或者是对持续不幸的暗示。但对艾瑞克森而言,这是能够和病人在一起的方法,通过这种方法和患者建立起一种可能使改变发生的关系,这正是他的目的。一旦这个目的达到了,他便开始着手改变的发生,他说:“大概一或二分钟后,也许它将好转一点,不再出血了。”那些关注“操纵”而不愿“诚实直接”与人互动的人,应该好好用心阅读此篇。正如艾瑞克森所说的,整个过程中,他没说一句假话。如果只向男孩反复保证不会再痛、并试图低估所发生的一切,或者用其他方式驱散孩子当时的体验,这就不那么的诚实直接了。



另外,艾瑞克森声称该过程中使用了催眠,显然他所谓的催眠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催眠。对艾瑞克森而言,催眠就是两个人彼此相互反应的方式。深催眠也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一种关系形式而已。如果理解了这个,催眠就不需要一系列重复的指令,或对某个设施的视觉凝视,或任何其他传统的催眠手段。事实上,艾瑞克森更喜欢通过交谈或一个突然的动作,来促成催眠反应。

处理尿床的孩子



一位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十岁的儿子每晚尿床。他们尝试了每一件能做的事,希望能使他不再尿床。毫不夸张地说,这对父母真是把儿子拖着来见我的。父亲拽住儿子的一只手,母亲拽住另一只手,儿子则在中间拖着脚步,不情愿地前进。在办公室里,他们让儿子把头低下来。我把父母推出办公室,关上了门。这个男孩一个劲儿地哭叫着。








2

4楼


当这个男孩停下来换气时,我说:“他们这样真该死。他妈的,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我这么说令他很吃惊。他吸气时显得有点犹豫了,我告诉他,也许他可以继续哭叫。于是他又哭了起来,当他再度换气时,我也哭了一声。他转头看我,我说:“轮到我了。”然后又继续说,“现在到你了。”于是他又哭了起来。我也接着哭了一声,说又轮到他了。然后我说,“现在我们开始轮流说话,不过这真累得慌,我宁愿坐在椅子里轮流说,那里还有一个空椅子。”所以轮到我时,我就坐在了椅子里说,轮到他时,他也坐下了。现在治疗有了希望——通过轮流哭喊,我们之间建立了关系,而我进一步改进了游戏,开始轮流入座。我又说:“你父母命令我来治疗你的尿床。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差使我?”他父母已经对他进行了足够的惩罚,所以我说了那些话,表明了我和他在同一条战线上。我告诉他:“我宁愿和你谈其他的话题。让我们放弃尿床吧。我该怎么和一个十岁的男孩交谈呢?在学校你会被评级。你的腰部肌肉很结实,踝关节也很强健。我是个医生,医生会对人的身体状况感兴趣。你的胸部很完美,圆而结实,绝不是那种胸部干瘪、肩膀瘦削的人。你的胸部发育得很好,这非常显眼。我猜你善于奔跑。从你较小的体型来看,你无疑在肌肉协调控制方面很优秀。”

我向他解释所谓的协调性,并说,他可能很善于那些需要技巧的运动,而不是只要四肢发达、骨骼健全就可以的运动。需要技巧的运动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能够胜任的。其实很多运动都需要技巧。我问他参加哪些运动,他说:

“棒球、弓箭和射击。”

“你的射箭水平怎么样?”

“相当好。”

“哦,那可是需要眼睛、手、手臂,以及身体其他部位的协调的运动。”我还了解到他弟弟打橄榄球,就像家庭里的其他成员那样,他弟弟比他高大,于是我说:“如果你只是肌肉和骨骼很发达,橄榄球是个很适合的运动。很多身材高大、过度发育的人都喜欢它。”

于是我们谈论起那些运动及肌肉的协调性。“当你拉满弓弦、瞄准箭靶时,你知道自己的瞳孔在做什么吗?它关闭了。”我向他解释,眼睛里有不同的肌肉,扁平的、长的、短的,还有轮状的括约肌,“就像你胃底的肌肉。当你进食食物后,胃底的括约肌就关闭了,食物会停留在胃里直到完全被消化。当胃想排空食物时,轮状括约肌会打开,清空食物,直到下一顿饭后它们又关闭了以消化食物。”小男孩知道“胃底”是什么位置吗?他只能猜测是个很低的位置罢了。



我们就此讨论了一个小时,下一个周六他自己来了。我们谈了更多关于运动的事,以及

其他的话题,就是对尿床只字未提。我们聊了童子军和野营——所有的男孩子感兴趣的事情。第四次面询时,他一脸灿烂的笑容。他说:“你知道吗?我妈妈已经努力多年想戒掉她的坏习惯,但她一直做不到。”她母亲吸烟,一直想戒掉。我说:“是的,有的人可以很快改正自己的习惯,而有的人会对此高谈阔论,只是纸上谈兵而已。”然后我们又转到了其他话题。

六个月后,他社交性地来拜访我,入高中后又来看过我一次。现在他已经读大学了。所有我所做的只是与他谈论胃底轮状括约肌的关闭,存储着食物,直到它想排空食物。当然,这是象征性的语言,但所有这些:眼睛、手、身体都是那么浑然天成地协调统一。我们甚至根本没有提及尿床,它已经消失了。

一个恐惧旅行的年轻人

用另一种不同的方法,艾瑞克森解决了一个恐惧旅行的年轻人的问题:这个年轻人只能驾车在某条街上行使,而且不能离开城市的边界。否则便恶心呕吐,然后昏倒。如果没有朋友帮助而坚持前行的话,他会苏醒然后再度昏倒。艾瑞克森要求他次日清晨3 点驾车去城镇非边缘地带,穿上他最好的衣服。那是一条有着宽阔路面却人际罕至的高速公路,路边是流淌着的沙质沟渠。艾瑞克森要求当这个年轻人在穿过城市边界时把车开到路边,跳车下来,再冲到路边的沟渠。他躺在那里至少15 分钟。然后回到车上,开了一或二个车身的距离,又去躺了15 分钟。就这样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可以坚持从一个电线杆开到下一个时,他第一次停止了所有症状。年轻人后来报告说:“我认为你让我做的事愚蠢至极,我越这么做就越疯狂。我不干了,我要去享受驾车的乐趣。”13 年过去了,他驾车时再没出现过问题。








222

5楼


无论艾瑞克森是否使用催眠,他通常会指导人们以特殊的方式做事。尽管许多治疗师不愿告诉病人去做什么,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怕病人不去做,但艾瑞克森已经形成了各种各样说服人们按他所说内容去做的方法。我们曾在一次谈话中提到这个问题,他说:“病人经常会做我让他们去做的事,很大的原因在于我希望他们去做。一个病人对我说,‘你从没明确告诉我正在做的事有多重要,你只是期望我不得不这么做。当我犹豫不决试着逃避时,却总希望你来迫使我继续下去,但你总是突然就停止了。于是我会更加努力一点来使迫使我做它。’用这种方法,她会通过完成我希望她做的事来更加靠近我。”

“你看,这就是人类的特点。无论何时,当你剥夺任何人或任何事时,他们就会坚持你把它还给他们。当我指导病人去做某事,病人会觉得我在命令他。他们希望我会失败,因此他们期望我会积极地命令他们。当我在合适的时候停止命令时,他们反而会代替我,并为他们自己做那些事了。但他们不会意识到他们正在代替我。”艾瑞克森考虑过这样做会使人更依赖治疗师,不过并没有过分忧虑,因为他知道,当把重点放在使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建立关系时,患者就不再依赖治疗师了。下面的案例阐述了他是怎样利用指导、短时间内解决了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的。

非洲紫罗兰皇后

一次,艾瑞克森到美国中南部的一个小城讲学,一位同僚要求他顺道看看他独身的姑母。同僚说:『我的姑母独自居住在一间古老大屋,无亲无故,她患有极度的忧郁症,人又硬皮,不肯改变生活方式,你看有没有办法令她改变?

艾瑞克森到同僚姑母家去探访。发现这位女士比形容中更为孤单,一个人关在暗沉沉的百年老屋内,周围找不到一丝生气。艾瑞克森是位十分温文的男子,他很礼貌地对这姑母说:『你能让我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姑母带着艾瑞克森一间又一间房间去看,艾瑞克森真的想参观老屋吗?那倒不是,他是找一样东西!

在这老婆婆毫无生气的环境里,他想找寻一样有生命气息的东西。终于在一间房间的窗台上,他找到了几盆小小的非洲紫罗兰——屋内唯一有活力的几盆植物。姑母说:『我没有事做,就是喜欢打理这几盆小东西,这一盆还开始开花了。艾瑞克森说:『好极了!你的花这般美丽,一定会给很多人带来快乐。你能否打听一下,城内什么人家有喜庆的事,结婚、生子或生日什么的,给他们送一盆花去,他们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

姑母真的依艾瑞克森所言,大量种植非洲紫罗兰,城内几乎每个人都曾经受惠。不用说,姑母的生活大有改变,本来不透光的老屋,变的阳光普照,充满彩色鲜明的小紫花。一度孤独无依的姑母,变成市里最受欢迎的人。在她逝世时,当地报章头条报道:全市痛失我们的非洲紫罗兰皇后(The city mourns the lost of our queen of African Violet)。几乎所有人都去送葬,以报她生前的慷慨。



过去的治疗师倾向于把人心中隐藏的创伤和缺陷驱走,而当今的治疗师更像是寻宝人,把来访者生活和性格中不为人知的精华寻找出来。艾瑞克森催眠是特别有效的工具,能帮助别人挖掘他们本质中最具魅力的一面,让他们直接体验自己尚未发现的意志、智慧、乐观和爱的宝库,从而实现治疗的目的。
中美联合艾瑞克森催眠全球系统培训

15天、100个小时、覆盖40个国家



艾瑞克森嫡传弟子、基金会会长杰弗瑞·萨德全程亲授

此次课程是艾瑞克森催眠的经典训练课程,是完整全面系统的学习掌握艾瑞克森催眠的必经之路,在这个快节奏,充满压力的时代,催眠这种更深入、更快速的沟通模式,对于中国的同行来说,能够由大师全程亲授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通过学习您将学会和掌握运用快速与人建立关系和沟通的方法,直达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目标,迅速提高职业技能,促进个人成长和发展。治疗师也会了解治疗者不是制造创伤的恶魔,而是善于寻找和发现宝石的猎人。




请关注新浪微博:心理师肖丽蓉 ;大连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公司;咨询TEL:0411-8437 85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的方式

Archiver|有凤来仪心理咨询|和平广场现代城D座301室|电话:0411-84378585 84378327|手机版|大连心理咨询 ( 辽ICP备11013221-2 )  

GMT+8, 2018-9-20 03:33 , Processed in 0.0679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0411心理网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r180

顶部
 
版块导航